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Thursday, March 31, 2011

熄灯日


260311

听他人说,关掉灯、点上蜡烛,会让我们得到另一番感触。
他们都会,借此宁静的时刻来作思考。
人生、世界、宇宙,都是在想这些伟大的东西。
迷茫的人生、浩大的世界、无尽的宇宙。



在黑暗中,我无法思考、理解、判断。
我只有单纯想睡觉的份儿。



Wednesday, March 30, 2011

三毛的《背影》

因为三毛的《背影》,而迷上了三毛的文字。



三毛的散文用字不会很难、很深。
读她的文字,让我觉得清新、随性及简单。
简单得来,却让读者无意间窥探到她汹涌澎湃的内心。
她,很有想法,是个有主见的女人。

她做过的事,我们很少人会去尝试。
为了看书,而逃学到书店。
为了舒服,而光着脚走路。
为了去探险,而不管一切顾虑。
为了一圆梦想,而住在撒哈拉沙漠。



《背影》,让我很感动。
它讲述荷西(三毛的丈夫)死后那几天,三毛和她父母的生活。
三毛处于疯狂的状态,不吃不喝,一直守在荷西的墓前。
她的父母千里迢迢赶来陪着她、安慰她。

父母年老、衰弱的背影,写得如此真实,震撼人心。
父母俩一同爬上斜坡,带花去荷西墓碑时的背影。
父亲站在窗前,落寞的背影。
母亲提着东西,衰弱的背影。


对于父母,三毛除了愧疚,也只有感激了。



正在看《撒哈拉的故事》


Sunday, March 27, 2011

校基活动。第三次



这已经是第三次的校基活动了。

对在进行校基活动时要做的课业,已经厌烦到极点。
一个星期后的文字工作,绝对是既沉闷又繁重。打字、整理,再打字、又整理。
对于来到新的学校,虽然要很早爬起来,但我还是抱着某些类似看到新东西的希望。
对学校感到新鲜,对学生感到好奇。

实淡宾国民型华文小学。
本来以为它在另一个地方,到后来才知道它就在大马路旁边。
每每都经过的地方,竟然无视它的存在。唉,人们啊。

与前两次的学校相比,这间学校真的很不同。
也许是略显不足吧。
学校范围小,建筑物老旧,教育器材不足够。
但是,我喜欢那整排的老旧而只有一层的教室。
木板加水泥墙的结合,很有复古的感觉。百叶窗,让我想起小学时那开窗关窗的声音。

背着大个书包的,小小的小学生很可爱。
他们好像很害怕老师,眼睛偷偷地看,嘴巴不安地抿起来,跑着离开我们的视线。
老毛病又来了。很想逗着他们玩都没门呢。



校基活动,看看学校、看看老师、看看学生,这些我觉得都还不错的。
当然,除了所规定的课业之外。




这位是邓老师,我是黄老师。

(笑)



Monday, March 21, 2011

李若瑟:这一生为何而来

《这一生为何而来》


李若瑟,作者简介

我是一个另类的旅行家,喜欢漫无目的地游走,把和许多人的相遇、风景,通通写进我的人生中。因为《镜头》这本杂志,开启了我摄影的工作。

我不是摄影相关科系毕业,没有经过科班训练,也因为如此,让我能从不同的角度和事业去取景。

我热爱摄影,也喜欢照人物,所以在我的相片中,你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故事。

对于这些故事中的主角,我称他们为「天堂的野生花」,意思是说,不管他们身处在社会哪个小角落,总是能以乐观的心情去迎接每一天。生活再怎样艰苦,都要不屈不饶怀抱着梦想活下去。


作者本身是位有缺陷的人,忘了是什么问题,只记得好像是看不清还是看不到某些颜色。人们都说,颜色是摄影的精髓。然而,作者不管拍出来的颜色是怎么个样子,他只是在靠感觉在拍照,捕捉那有温度的眼神、捕捉那瞬间的感动。

摄影就是这么不可思议地简单。感觉来了,按下快门就对了。



作者曾经住进很糟糕的房子。冬天时,房里冷得刺骨;下雨时,雨水从屋顶流下。可是,他最常做的事情不是埋怨和懊恼,而是尽力让房子及生活变得更有生气。他买了窗帘和盆栽放在窗口边。窗帘,让冷冰冰的房子变得温暖;盆栽,靠着流下来的雨水便能够长大。

生活有多困苦吗?其实,我们可以让它不要再持续困苦。



帮助别人,是作者生活上和旅途中的守则。他甚至以摄影来给予帮助,帮忙某个慈善团体拍照。并不是以赚取费用的立场,而是以感谢他们对社会的贡献的心态,也感谢他们让他有机会做出付出。

我觉得,这样的人最伟大。



作者明白摄影的爱好很难让他在现实的社会中寻求温饱,和一切生存上的需求。所以,当这一切已经上了轨道,作者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能让兴趣和现实一起共存的人,真的很幸福。




我只能再说:作者的照片加文字,是绝妙的结合。



Sunday, March 20, 2011

古晋,一日游

17032011

两个沙巴人,三个砂拉越人

朋友的朋友来古晋游玩,朋友充当司机,我充当导游
他们这次来专攻古晋的美食,一整天都在吃吃吃
当然也少不了古晋的旅游胜地,历史古迹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
_1 叻沙,三哩,金门楼
_2 鱼丸汤(鱼丸和冬粉) ,亚答街,玄天上帝庙对面
_3 鱼丸汤(鱼丸、冬粉、肉丸、豆腐)亚答街,玄天上帝庙对面
_4 Popiah,亚答街,玄天上帝庙对面
_5 水果冰,三小附近
_6 Belacan BiHun,三小附近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
_1 从河滨公园坐船到对面港,来回费用是一零吉
_2 Astana,大人物的住家,没对外开放
_3 胡姬园,有各种各样的胡姬花和其他植物
_4 Akuarium Bandaraya,鱼类和鳄鱼
_5 古晋博物馆,附近还有艺术馆和生物馆
_6 博物馆那的园子


古晋,有很多值得一试的美食和一游的地方
美食,多是有本地特色的外形及味道
地方,多着重于民族文化和百年历史的呈现
只是交通和时间的问题,而寸步难行



他们说,很感谢我这个camera girl一直帮她们记录在古晋的点滴
说实在的,我还要感谢她们呢,让我有机会拍这个拍那个
况且,本人热爱古晋景色和历史古迹,喜欢走来走去
都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你好,新朋友们!

(≧v≦)



Saturday, March 19, 2011

很恐慌很恐慌


越是把时间花在再平常的事情上
越是让烦躁恐慌不安填满脑袋
这样,正常吗?

我失误地把它们当作理所当然
却在坦荡荡地取笑这个女孩
这样,又正常吗?

害怕懦弱掩埋了那个觉醒的念头
我想改变却不作出这一切付出
这样,也算正常吗?

看起来意义非凡的其实皆是空壳子
理应知道的人却还在不断地徘徊
这样,就是正常吗?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因为存在感正像水随着管子般流失



我很恐慌很恐慌
难道这次也只能
自己拉自己一把吗



Wednesday, March 16, 2011

照片书签!

上次从lomo相机洗出照片时,发现自己的技术无法摆出厅堂啊。
还没理解那相机适合拍怎样的景象,就胡乱地拍这个拍那个。
更糟糕的是,手指更是挡住了一些镜头。
看到某些照片时,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会按下快门。
那时候在想:当初我有拍这样的照片吗?

惭愧啊,原来真的太依靠随拍即看的数码相机了。



我很死脑筋,自身不满意的东西总会让我郁闷很久。
一直翻看那几张失败之作,越看心情就越不爽。
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埋怨的,就是一个不爽。
没办法,我就是喜欢不自觉地自找烦恼。

前几天,想到了一个办法。
就是,把它们变成我会喜欢的东西。





照片书签!


从以前开始,阅读书籍的同时也常收集书签。
喜欢书签的爱好,到了现在也没有改变。
阅读时总喜欢夹上书签,各种各样的书签。
书签,可以只是图片,然而更喜欢附上字词的。

Tuesday, March 15, 2011

Firework


Firework - Katy Perry


空虚且飘浮的心
回头不了的结局
深渊里的无助感
无处可逃的困惑

火花
每个人都拥有着耀眼的火花
只是我们还不明了它的存在
徘徊中的我们还请不要害怕

烟火
你点燃的那一刻一定会来临
我们就是那射向天空的烟火
在无际中闪耀着独特的光芒



You just gotta ignite the light
And let it shine
Just own the night
Like the Fourth of July




ps: I am currently in love with this song! :D 


Monday, March 14, 2011

地震海啸来袭日本


铺上柏油的地面狂震
房屋胡乱地倒塌下来
挡不了大浪突然来袭
船只被强行冲上岸来
汽车被卷得重叠起来
核子辐射在瞬间爆发
人类就在那尘埃之下


请不要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嘴脸
别只因为现在的没事而沾沾自喜
这一秒没事不代表下一秒也没事
大灾难往往不会毫无预警地到来
不需要大家一起悲观后怨天怨地
只要反省到底应该怎么想怎么做


他们承受着地震海啸带来的苦难
安好的我们不就应该更努力地活着吗


图片皆来自网络


Saturday, March 12, 2011

欢迎电脑出院

星期三晚上,我的电脑出院了。
那种兴奋与欣慰的心情非字词所能形容啊。

复活后的电脑,我看着感觉异常满足。
阿红啊,你撑过来了!
双手十指紧扣,眼睛嘴巴睁得很大的夸张表情。
好吧,这个画面有点恶心,就此打住。



电脑,它与我作伴了两年多的时间。
两年多,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
我期望永久性,可我明白没有东西可以保持永久。
然而,还是希望它至少可以再陪我多几年吧。

保佑保佑。



Friday, March 11, 2011

手工缝纫。阿紫


缝纫之事,如果没有必要,我想也不会去想。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时候一动妈妈的缝纫机就把它弄坏了。
读书时期,还曾让同座的男同学帮忙把断掉线的雨伞缝回去。



从小到大,我不会去尝试缝纫。
每天,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看妈妈缝衣。
妈妈低头穿针缝衣的摸样,至今都没有改变。
哒哒哒,缝纫机的轮子在转、针在跳动、布在滑动。

不会动手缝东西,只会让妈妈或妹妹代劳。
她们在做手工缝纫时,我情愿坐在一旁看着就好。




这次,真是给足了朋友面子。
我,竟然会做跟我搭不上关系的缝纫。
其实,是纯粹好玩,而且也为沉闷的学习增添乐趣。
偶尔放下全部,坐下来做手工其实感觉不错。

结果,当晚最好笑的除了那个鱼,就是我了。

缝纫比赛的结果是,我的阿紫得了第一。
对,我为小衣服取名为阿紫。
阿紫,天龙八部里的刁蛮丫头。

话说回来,第一名,说真的我很不好意思。



朋友们说,我有这方面的天分。
是真的吗?


针盒事件,让我何止以‘不好意思’来带过,简直是丢死人


(大笑)



Wednesday, March 9, 2011

祝:我的电脑早日回家

今天是电脑进医院后的第十天。

三天前,我度过没有电脑的七天。
我的天,是否能够想象没有电脑的一个星期是何等难受啊。
每天放学后,看到书桌上空荡荡就一阵郁闷。
打字更改呈堂课业,全部只会让我束手待毙。
修改照片写文章追戏听歌上网,通通被勒令靠边站。
想要更新噗浪或部落格却无从下手,心情糟糕透顶。
代表性的词语非他莫属:Sickening!!!

朋友说,这是一个让我多阅读书籍的好机会。
是没错啦,可是这绝对不是本人的最佳阅读时刻。
每时每刻都捧着书本,不怕被人说装模作样吗。
对,这是借口。
就因为没有电脑才选择书本,可怜了书本啊。
对,这也是借口。
当耳边都是键盘老鼠开战的声音,你还能拿着书本跷二郎腿装优雅吗?
说到底,还是不能没有电脑。





暂时性电脑,很小个,不习惯


这是一个天大的衰事:本人的电脑用品都不怎么幸运。
电脑两年多里维修的次数多到数不清;
Hardisk换了连接线也会动不动就接不到;
Broadband也让我跑了几趟冤枉路。
妹妹说,还好我没有读关于电脑资讯的课程。
要不然,我想我会毕不了业吧,唉。


无聊无聊


妈妈让我不如干脆换个新电脑,反正也用有些时候了。
说也奇怪,我很抗拒这个提议,一百般个不愿意。
不知道是不是不好的想法,可我就是很念旧。
用习惯的东西,我不想去改变,免得还要重新适应。

没有电脑的七天,心情烂到绝顶。
有暂时性电脑代劳的两天,心情也没有好到哪。
又发现一个东西,总觉得自己有很多怪癖。
其中一项便是,不喜欢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阿弥陀佛,保佑我的电脑早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