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Wednesday, April 27, 2011

《撒哈拉的故事》


“我是一个以本身生活为基础的非小说文字工作者。
要求自己的,
便是如何以朴实而简单的文字,记下生命中的某些历程……
生活在变,生命在延续,观念有改变,
这都是无可奈何的人生之旅所造成的。
于是,我也对自己的笔诚实,
写下现在的自己,
这也是我所坚持的写作方向。”


三毛说:
“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


它写着只有金黄之色的撒哈拉沙漠
它描写着写实而浓情的生活情节
它记载着真性情的三毛的心情世界


它所带来的感受
只有读过的人才会懂



早在几个星期前已读完《撒哈拉的故事》
但一直迟迟未归还此书
如果哪天在书局看到它
我还是会把它带回家
即使我已经读过它



 

Monday, April 25, 2011

平时听到的病痛

星期六早上,带着《雨季不再来》,陪妈妈去医院


人,成长到一定的年纪后,各种大小的毛病都会随之而来。
有时候,病痛和我们玩捉迷藏躲来躲去;
而有时候,病痛坦然然地站在我们跟前。

身体亮起橙灯或红灯,病痛就这样轻叩我们的大门。
生病时的感受,举凡小孩老人都了如指掌。
自己痛苦,身边的人也跟着受煎熬。

平时听到的病痛,而今却从我们嘴里说出来。
不要认为不可能,因为世上有太多可能性。
伤心着、惶恐着,我们都如此害怕生病。


这是无法避免的程式,因为我们是人类。



希望妈妈身体健康,健康才能更快乐。



Saturday, April 23, 2011

最近的眼泪

  又逛印度街,很热


<学习之神>里,学生们饱受学业、亲情、社会所给予的压力。
以前中学时,为了功课和考试在打拼的摸样历历在目。
有很多挣扎及疑惑,既对未来感到好奇,又很害怕,有时却麻木。
人生的合格生,究竟是以什么标准来衡量的呢?

这是我哭得最多次的第一部韩国剧,都在默默地擦着眼泪。



三毛和不多话的父亲结伴去画廊,被父亲牵着手过马路。
女孩害羞、不安,可是父亲却慈爱地表现出无限的父爱。
我想起和父亲一起撑着雨伞,走在马路旁边,四周尽是毛毛细雨。
记忆里的画面很美,仿佛除了我们之外,世界都是黑白的。

那时候就坐在医院里,所以强忍住泪水。



也许情迷意大利这个国家,所以看了一部不知其名的意大利电影。
可爱的小男孩从小钟爱放映机,与放映室里的老伯共筑梦想。
美丽的梦想总伴着美丽的人类,所以人生是美丽的。
到最后才知道这部电影名为<天堂的电影院>。

剧情来到成年的男孩为老伯送葬时,我的泪已在眼眶里打转。



最近的眼泪,很多。



在学习为照片调色加换色,想找到喜欢的感觉


Friday, April 22, 2011

寿司大作战

_21/04/11

寿司总监督、厨房主厨好手、交通提供者、寿司学习者、场地提供者
[ JYi/Amy/GG/YiEr/PinG_Me ]

打下这些代名词后忍不住捧腹大笑!
(大笑)









自从去年妈妈开始自做寿司后,我们三姐弟就吃上瘾了。
每每都吵着妈妈买大堆材料,把寿司当正餐。
其实是一边卷一边把寿司送进嘴里,还没做完就吃得饱饱。

印象中,我好像只认真地做过一次寿司。
那时候是为了在妹和弟面前大显身手,证明我也会做得很好。
结果,成绩当然是不错啦。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哈。
第一次卷时本来就很有新鲜感,所以做得很起劲。
还一直阻止其他人帮我,一定要把盘子都填满本人的作品。
然后就拍下来,接着向妹和弟炫耀。啊,超幼稚的。

或许是三分钟热度,又或许是本来就对烹饪没兴趣。
接下来几次,我卷的寿司便少之又少。
到最后,干脆就让妹和弟完全代劳了。



趁着寿司店大促销,朋友就提议大家自做寿司。
自制寿司和大促销相比起来,前者才是明智的选择吧。
既能吃得饱,又能自己加很多馅料。
尤其能够加很多腌过炸过的鸡肉块,够咸够脆。
一向来,我比较喜欢鸡肉块多过热狗条,嘻。


再次说明,本人是这次的场地提供者。


好吧,我真的超级无敌不好意思的。
第一,又要让朋友们参观我那又老又旧又乱的屋子了。
第二,我不擅于厨艺或懒惰下厨的习性要完全显现出来了。
天啊,我感到无地自容啊。

像朋友们说的,妈妹和弟对我亲自下厨的举动感到惊吓。
妈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妹和弟躲在一旁吃吃地笑。
其实,我并不是完全不会下厨,只是觉得无我用武之地啊。
家里其他人都对厨艺很拿手,根本用不着我啊。
虽然这句看似在自我辩护,可我真的是这么想的,相信我。
(认真)

无论如何,有其他四位的帮忙,总算大有收获。
完成后的寿司,数量真的很多,多到让人觉得可怕。
朋友各自拿回去、再拿些给其他人后,剩下的寿司还是很多。
我一看到桌上堆积如山的寿司,只有一个感觉:晕!



这次过后,一定不会在短期内吵妈妈做寿司吃了。

(+_+)



Wednesday, April 20, 2011

功课、考试

考完了一个科目,都是关于一大堆的我国历史。
为什么要读历史,这类问题早就问过几百遍了。
它应该有它自己的逻辑吧,读就是了。
好一个奉公守法、顺其自然。

这几个星期应该会忙着准备各科目的portfolio。
Arranging, planning, categorizing, labeling…
真的有好多需要进行式的工作啊。
要分类、排列的资料被丢在一旁,看着都觉得头晕。

幸好啊,已经赶完全部的课业,呈交上去了。
这次搞得最糟糕的是PJ,对很多国语用词都很陌生。
每次都一样,时间可以慢与快相结合。
赶课业的时间像蜗牛上山;完成后却感叹时间飞快过。

年中即来到,很快地,又要学期考试了。
都不懂这学期读的东西有进脑吗,尤其是教学这一科。
来来去去都是要实践后才能看到效果的逻辑,唉。
考试的日子,要到了啊。我的天啊!



无论如何,这几天都在上网、大吃大喝、修改照片。
没有一项跟功课和考试扯得上关系。

我在忙里偷闲。哈哈。




买了很久但第一次穿的青色格子衣。
因为怕穿起来很奇怪。哈!



刚做了小小更新
21/04/11

Monday, April 18, 2011

暴风暴雨过后


如果你们听得到,


为大家规划一个美丽的未来吧
不要太多无谓的规律限制要求
让这个世界变得简单舒服一些



总感觉很难去相信真实游戏里的英雄
还是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侠女比较实在



我是名副其实的90后
不喜欢关注这些暴风雨
只会躲起来发无聊牢骚




Tuesday, April 12, 2011

眼睛圆圆的红车

两辆有着大而圆的眼睛的车。
年轻的帅气红色车,生锈但搞笑的褐色车。




前不久才看过有关那卡通塞车的电影,应该是它的上一部吧。
自大自恋的红车前往比赛地点的路上时,意外来到一个小村子。
他们都不知道他是当红的塞车选手,对他的骄傲感到无奈。
他因为无意破坏村子,被关起来、上法庭、罚修路。
原本帅气发亮的车身,变得蓬头垢面、肮脏难堪。

后来他发现,村长竟然是闻名一时的塞车冠军。
他因为比赛时出状况,而被世人遗弃,进而隐姓埋名。
一切功名利禄只是过眼云烟,奖杯也只是一个空杯子。
村子里尽是和谐的气息,每辆车努力地生活着。
对他们来说,世界只有他们心爱的村子这么大。

红车最终还是回去属于他的花花世界。
他赶去比赛了,村子里的朋友们也来助一臂之力。
他没有被名利蒙蔽双眼,反而做了一件意想不到的好事。
最后的最后,当然是美好的结局啦。



不要问我这部电影的名字,因为我不知道。
只知道,故事的主角是不同颜色、牌子、摸样的卡通车辆。

看到那熟悉的圆眼睛时,应该要出下一部了。
最让人兴奋的莫过于,那标示着众多国家的路牌。
巴黎、罗马、马德里、香港、东京、伦敦、柏林……。


很好,我又开始发我的梦了。



April Time


四月份,都快过一半了。

想否认也没办法,时间的确过得很快。
上一秒,我还在适应开学的日子;
这一秒,我在忙着赶如山似的课业;
下一秒,我将要为了考试而作准备。
日子匆匆地过去,我们学习到什么了吗?
还是,我们获得什么了吗?



最害怕的是一个人面对心事、独自流泪。
全部烦恼都纠结在一块,不会出来,也不给出来。
心,一点一滴地腐坏;希望,也正在流失中。
最后,那个安慰的角色也只能让自己担任。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烦恼。
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是自己一个人面对烦恼呢?
过去的放也放不开,总在前往前方的路上止步。
不是孤僻,而是不容易向他人摊开心房。


让人厌倦的过去,全部都忘掉吧;抓住现在最重要的东西。
因为,我很珍贵。

-- Lord of Study




Tuesday, April 5, 2011

吃蛋糕



这几天,不懂是否因为天气热,肚子胀气、很难呼吸。
生理和心理上的困扰,搞到我感觉很糟糕。
和妹妹说话到一半,就转过头去找妈妈。
“妈,等下我要去买蛋糕!”

不是一整个蛋糕,而是小小的一片。
因为是傍晚,店里的蛋糕没有很多选择。
我不要香草口味的,问了服务员,一定要找到巧克力口味的。
我没有钟情于巧克力,却喜欢巧克力口味的蛋糕。

平时,并没有常吃蛋糕的习惯。
偏偏,只有在心情不好时才会找它。



心情很烂时候,蛋糕绝对是首选。

只要一小块,巧克力口味的,不要太甜、不要太苦。
我就很满足了。


还有,要外貌美美的蛋糕。

:)



Sunday, April 3, 2011

question-ing

最近发现本人的部落格感觉灰暗,就连自己也感到不舒服。
我真的是属于灰色系列的人吗?
回想日常生活中,我也像普通人一般。
为了笑话而笑,为了课业而烦,为了不顺而悲,为了成就而乐。

总感觉部落格里的我,多的是迷茫和对很多事物的不解。
每一天都是一次的成长。
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东西,也经历越来越多的事物。
答案没有着落,想问的问题反而增加了很多。

有时候,会好奇为什么要自行去发现疑问。
我也活得和其他人一样就好了,做一样的事情、想一样的东西。
就这样无风无浪、安安稳稳地过生活。
不要猜疑、不要改变,跟随风俗和律法就对了。


我知道,其实那看似没什么不妥,平常且富足。
可是,我很害怕真的会变成这样。
总觉得,我会因此而变成空虚。
空虚,空虚是什么呢?其实我也不清楚。


我、就是、不想、这样。



好啦,其实我也没有很灰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拍这组照片,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哈。



Saturday, April 2, 2011

今年的扫墓


270311

一大早摸黑到九哩的潮洲墓园扫墓,差点就错过该转弯的路口。
还没到墓园就被困在汽车长龙里,还神经兮兮地探头问人是否去对地方。
先到感天大帝庙里拜拜,而后才提着大包的金银纸下车。
只有在这个时候,墓园里的阳气才比较旺吧。

对爷爷和婆婆的墓地很陌生,又不像姑姑他们已经去过十多次了。
我们只是按照惯例在祭拜。清洗、摆祭品、上香、烧纸钱。
无暇回忆起以前在一起的时光,人群太吵、太阳闷热。
每个人在改变,长大了也就慢慢地遗忘一些曾经的东西。

找不到爸爸的墓地时只有惭愧啊,找了很久,无地自容。
一年只来一次,杂草、泥巴、污渍都聚集在一起。
没有多大的耐心和体力来清理,想想,不会是老了吧。
总在想着土葬与火化之间的差别。火化有什么不对呢,不清楚。


拜拜时候,不像是在说话,倒像是在祈祷。
这一点,我一直以来都不喜欢。
因为不在了,所以陌生了啊?



拜祭祖先、焚烧纸钱、祈求平安。
长辈说;报纸说;书上说,扫墓会让我们加倍地想念已离去的亲人。
扫墓,是个给人们怀念祖先的日子。

在日常生活中,看到和亲人有关的东西更能够想起他们吧。
以前常坐的椅子、站着的角落,悬挂在客厅或是收藏在相簿的照片。
刻意回忆起的声音,任由其游荡在耳边,犹如时光倒流。



不懂为什么,今年的这一天,很累、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