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Sunday, October 30, 2011

szEPing



打开抽屉

一个只有照片和文字

的角落



szEPing




__


Tumblr是什么呢?

它是微博客(microblogging)的一种。类似部落格,但更短小精悍,日志可以使一幅照片、一段视频、一节引言、一条链接、一个闪念。

以上是简短的介绍。详情可自行上网查询。


每次看到朋友或陌生人在网上所运用的新东西,我就忍不住想自行尝试。这里按一按、那里摸一摸,发现新东西、尝试新东西、操作新东西,这是一段自娱的过程。每一次小尝试都让我们学习到新的知识。

自中学学会上网后,断断续续玩了不少新东西,有早期的friendster到当红炸子鸡facebook、人人皆知的twitter、很好用的photobucket及flickr、个人十分推荐的plurk、永远不灭的blog。当然,还有很多零零碎碎的玩意儿,大家就自行发掘吧。


而,让本人沿用至今的基本上有三个,即blog、plurk、facebook。

至于tumblr,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开启,只是之后却荒废了它。还没有发现它的好,也没有像对blog和plurk般爱不释手。

于是,我就把它变成一个只有照片和文字的地方。嗯,一些照片、一些字词。或许,再加上一些音乐?


现在正式启用tumblr -- szEPing。



Saturday, October 29, 2011

《后青春期的诗》




五月天 – 后青春期的诗


一场婚礼,一位女神,一把铁铲,一声枪响;把他么召唤到十二年前在学校后面大树下挖的一个洞。
那一夜,他们各自将三个梦想写在分成六片纸条的考卷上,封印在登山水壶里,将覆盖在上的土踏实。
迟了两年,今夜,他们又将回去履行毕业前所许下的约定。
他们都忘了当年到底写了什么,藏在那个约定的洞中。
但,他们决定,不管这些梦想有多困难、奇怪,所有人都要努力帮对方完成。

“谁叫,他们是我的「那群朋友」呢?”

xxxxxxxxxxx

多少孩子都在鄙视大人的青春里挣扎着成长,未来却成为他们当初瞧不起的大人。多少年后沾沾自喜看着镜子,竟还反过来感叹当年自己的年少轻狂,连最后一点点失落、一点点的悔恨都省下来了。

绝对 —— 不要成为我们不想成为的那种大人。


于是,我们将土铲回洞里,填满,一齐将土用力踏平。

回想起来,那年我为什么要大家跟我一起把梦想写在纸上?
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写,也可以挖洞啊。
为什么要嚷着大家一起做呢?


他妈的长大了,梦想难免要跟现实折衷,这才是长大。
跟现实折衷,这才是长大……是吗?


我不想再变成一个微笑宣称,想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那种人。
多我一个不多。


如果我写歌是为了让别人快乐,自己不快乐,老实说我写个屁。
我没有那么伟大啊。


有些梦想,纵使永远也没办法实现,纵使光是连说出来都很奢侈。
但如果没有说出来温暖自己一下,就无法获得前进的动力。

xxxxxxxxxx

九把刀的创作就是很热血!

这本书,两天就被我搞定了。

一口气,读完流星街和死党们十八岁时和三十岁时的青春痕迹吧!

xxxxxxxxxx

不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而是,“那些年,我们一起挖的树洞。”


Friday, October 28, 2011

马六甲之旅(七)

_17/10/11

要回古晋了,不舍。因为我在马六甲还有很多地方来不及去。



大清早,打了德士到Melaka Sentral的巴士总站。由于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西马搭长途巴士,为了万事俱备,加上不敢冒不必要的险,所以我们只好选择时间最早的一趟巴士。最令人纳闷的是,巴士姗姗来迟。

在双层巴士上,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女生,看似要到外地读书或工作。我一坐下来,就看到武装起自己的她,面无表情、戴上耳机、侧向窗边。我没有理由埋怨她,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坐在前方的又是中国人,两对年轻的情侣。一路上,他们都拿着旅游指南高谈阔论。我就在中国腔调的陪伴下,在巴士上一会儿睡着、一会儿醒着。



之前还以为我们会直达LCCT,然后再搭去KLIA。睡到迷迷糊糊的我,差点就要错过在KLIA下巴士。贪睡性有点偏高哦。

现在来说一说KLIA和LCCT的差别。不啰嗦,两个机场简直就是有着天壤之别!前者是国际性机场,整个设计就很有压倒性的排场,整洁、亮眼;后者是廉价机场,很多地方当然比国际性的来得逊色些。走在KLIA,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踩着高跟鞋、托着行李,刚要去巴黎或是刚从伦敦回来的感觉。结论是,我想去外国想疯了,哈哈!



离登机的时间还很长,我们就在机场闲逛。买巧克力,玩荧幕操控器,逛书局,寄明信片。



飞机上,有高第的圣家堂和睡虫,陪我。



来回共三天的短暂马六甲之旅正式结束。



_结束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不要害怕,好吗



看得多、知道得太多,反而使自己害怕去尝试,因为已经提早明白失足的痛苦。

懵懂些、无知些,反而会给自己勇敢踏出一步的动力,因为前方是自己所不了的。


未来是飘渺的,你我都无法知道。


但,你我都可掌控。

所以,拿出勇气吧。


不要害怕你所不知道的;也不要害怕你认为你所知道的。





只是,现在的我还是很害怕。怎么办?




马六甲之旅(六)花车

来到马六甲,最常看见的东西有两种。第一,古迹;第二呢?

那就非花车莫属了。



花车,或被称为Beca。



走到哪里,我们都可看见花车的行踪。有时候,它忽然踏踏踏地在马路上行驶,缓慢的速度跟年老的司机相符;更多时候,它们是成群结队地咻咻咻从这一端跑到另一端,眼花缭乱之际让人目不转睛。

各个花车的类型真是五彩多变,每一辆的设计都很有新意,有些更是标新立异。原型是三轮车的花车都由各种颜色的花饰包围着,黄色、红色、紫色、蓝色、橙色……,你说得出什么颜色就有所谓的颜色,美得使人惊叹。还有由花饰做成的花圈,自己配搭颜色,最美的就是心形的了。



每辆花车都设有一把遮阳伞,而司机们都不会忽略这把伞的装饰。五彩的花朵就有规律地装饰在伞上。而我更看过顶着一只黑色假蝎子在伞上的花车,真带劲啊。虽然不是很搭,但管他的呢,这年头就是要不同于他人、要创新啊。

花车的坐垫看似很舒服,因为它们都看似皇宫里的娇贵座椅。厚度适宜的坐垫,配上鲜艳和亮眼的颜色,再弄些金边的装饰,是不是很高贵呢?由于我只是在上面坐个一、两分钟,拍个照留念就下来了,所以坐着让司机载是不是真的很舒服就不可得知了,呵呵。

最令我惊讶的是,差不多每辆花车都有专属的大喇叭配乐,一听到震耳的音乐声就知道有花车将至了。在这里特别声明,花车的音乐不会是抒情式、怀旧式的,而是时下年轻人都热爱的流行式、舞曲式。听到这些潮流曲子还真会令游客振奋呢。



由于当时的时间紧促,加上又要勒紧荷包,所以没有这个机会体验花车之行。嗯,不知道坐在花车里,看着司机正忙碌运作的双脚,听着大喇叭的乐曲,穿越在庞大车辆之间,游马六甲市镇的感觉是如何呢?



_待续




Tuesday, October 25, 2011

马六甲之旅(五)夜晚的荷兰城


星期六晚上,回酒店前,到荷兰城坐坐、看看、吹吹风。

邓氏一家人都坐在一块儿聊天。而我,默不作声地走到另一边就坐。我承认,或许自己有一些些的孤僻,又或许我坚决不一个人体会夜晚的古城就妄我此行了。

马路上的车辆来回驶动,路灯和车灯闪啊闪的,花车的音乐响个不停,人潮似乎没有要减弱的意思。古迹、车辆、旅客、居民……,马六甲,真是越夜越热闹啊。



坐一会,走一会,拍一会。一个给夜晚的荷兰城拍照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


荷兰城到处是亮灯,红灯、黄灯、白灯映在红色的建筑物上真美丽。高贵、尔雅的感觉尽呈现在我们眼前。早上的荷兰城,让我们惊叹于她的历史,所经历过风雨;夜晚的荷兰城,让我们掉进昏暗的漩涡,净空脑袋,面面相觑。

红色古迹在夜晚又有了别一番的味道!



夜晚的荷兰城没有游客的吵杂声,而只有几位老人坐在一块聊天。古迹和老人,他们都是走过历史河流的物体,是比我们更有知识的一群。宁静且诗意的画面。

提个小小的建议,像我们这样刚从鸡场街出来的旅客可以绕到荷兰城这儿坐一坐,让自己走得酸痛的脚踝歇息,也让眼睛从琳琅满目的街道饰品中抽离,投入这夜晚的荷兰城。你会发现,刚才的鸡场街真的有够喧哗,而这里却多了份无声、静寂的愉悦。



坐在五颜六色的花丛旁,看着荷兰城的蓄水池,听着车辆的汽鸣声。摇荡着双脚,在心里自言自语。就这样,没有在干嘛也是一种享受呢。

更何况,我还与基督堂距离如此近啊!(兴奋)



其实,那个晚上带着隐形眼镜的眼睛很不舒服,但我还是撑着看这个庄伟的荷兰城最后一眼。



_待续



Monday, October 24, 2011

两组照片


翻一翻部落格里的文章,发现自己还真少放自拍照呢。

不是说不要放,只是放了出来自己看着都怪不好意思。
不是说没有拍,只是有时候拍了没有勇气放出来。


好吧,本小姐就是超级缺乏自信。


话说,想了许久,提足勇气,才决定放这两组照片。




先闪人呗。*咻*



Sunday, October 23, 2011

我的相机



说起来,相机买了快一年,我还没在这里对它作详细的介绍。


Sony W350

相关的相机资料请按这里



一年前,为了年终假期的吉隆坡之旅,就想赶在旅行之前买下早在Wish List里等候多时的相机。

平时甚少对相机作研究,逛相机店时也就只会看一看它们的像素、瞄一瞄它们的外形。所以,买相机之前就狂上网找相关的资料。有很多看不懂的名词术语,好像有没有上网找资料也没有很大的关系。

决定买Sony相机时,就跟两位朋友结伴去,想说有一两个伴比较不会慌乱、害怕。结果,她们就成了我犹豫不决时的唠叨对象。决定购买之前,我还打了两通电话,一次打给二叔,另一次打给妈妈。打给叔叔,因为他也有一架Sony相机,问一问他对这种款式的看法;打给妈妈,反复地问她同样的问题,唠叨个没完没了。左思右想后,我就买下了金色的Sony W350。

为相机取了个英文名,Goldie后,我又帮它取了另一个名字,阿金。本人比较喜欢‘阿金’,因为感觉比较亲切,哈哈哈。


阿金没有让我失望过,真的。

撇开像素、光圈、快门等等有关的相机术语不说,阿金所拍出来的照片很美,而且出奇地亮。朋友们都说它的作品多是假象,因为看起来像是修饰过,感觉太完好了。朋友们的称赞,我就代阿金收下啦,哈。

有了属于自己的相机,那个感觉真的很棒,棒得笔墨所难以形容。

平时的日子,若我没犯健忘症,我就会带着它到处去,咖啡店、巴刹、超级市场……。一看到喜欢的,或是感觉良好的景物、画面,我的手就在背包里找出相机,设定了所要的位置,快速地按下快门。

有时候想想,我真觉得自己拍太多照片了,有没有干系的就给它乱拍一通。走到哪里,就拍到哪里。“这又有什么好拍的?”,当我又拿起相机瞄准一些不起眼的东西时,别人总会这么问。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纯粹觉得当下的这个东西、当下的这个场景、当下的这个人物,让我对此很有感觉。

浏览着自己拍的照片,无论是拍好的还是拍坏的,整个满足感迅速达标。为什么这么说呢?就因为那是自己拍出来的画面,那是自己的作品。我不再只欣赏别人拍的照片,而是可以浏览自己拍出来的照片,从不足中学习、从成就中欣赏。



我想,拍照并不是让我们留下回忆这么简单。它是在帮我们制造回忆。

我又想,拍照不应只讲究技术,而最重要的是所呈现的感觉。

我再想,相机的款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欢拍照的那份心。



我爱我的嗜好,拍照!

我爱我的相机!





相机,没在身边的日子,还真是难熬啊。
T___T

老天爷保佑我的相机啊,阿弥陀佛。
>___<

Friday, October 21, 2011

生病。忆爸爸

_19/10/11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


生病的时候特别想爸爸。

本来身体就弱,总被医生说体虚。加上最近天气阴晴不定,一不留心,我就卧病在床。先是不停地咳嗽,咳得直喊喉咙痛;伤风也来凑热闹,鼻涕流不停,头昏脑胀;再后来就是发烧,接踵而来的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胃胀。

躺在宿舍的床上,进入眼眶的又是那窄窄的天花板。纠缠不清的‘空间恐惧症’向我袭来,四周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我不敢睁开双眼,只好硬逼着自己入眠。

那天下午,我梦见了爸爸。

他还是一样,胖胖的、黑黑的。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专注于做某些事情。而我,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像块大石头,呆呆地注视着他。他有没有抬起头来看我,我忘了。我只记得,那个梦境很真实,虽然它像是一闪而过,而后我就醒过来了。

猛地睁开眼睛,我讶异自己眼眶没有泪,脸颊也没有泪流过的痕迹。我,反而浅浅地笑了,为自己与爸爸在梦里的重逢感到高兴。

以前听妈妈说,如果梦见爸爸,那便是他来看我们过得好不好、吃得饱不饱。虽然我们看不到他,但他一定在某个角落用他的方式关怀着我们。

最怀念爸爸的招牌式按摩。睡觉前,他会站在床头边,让我侧过身子,帮我做个舒服的背部按摩。由于爸爸学过太极拳和一点点的武术,所以他的力道很足,而且刚中带柔,舒服极了。那时候,我拜托爸爸大显身手,他总会先推托很累,但最后还是让我翻过身去,让我伴着他双手的温度入睡。

摸着发烫的额头,我只能用自己有限的想象力,想象爸爸就坐在身旁,用他又粗又厚的手掌,轻轻地按摩我的背部,把他疼我的那份心意传达过来。





很抱歉,让你们哭了。
明明就是自己最不想提起,但这次却是我自动挑起你们的回忆。

对不起,妈妈妹妹。


Wednesday, October 19, 2011

逛画廊的女孩

The Spring


一个悠闲的午后,你若有所思地把头发束成马尾,额头的头发轻轻地悬在眼镜两旁,戴上妈妈送给你的星星链子。你身穿白色的长袖衣裳,配上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斜背着你最爱的褐色剑桥包,踩着新买的粗底高跟鞋。

你的手上拿着一本相关的资料书。所谓的资料书并不怎么重要,令你醉心的是眼前的画。穿梭在画与画之间,她们仿佛是你久违的朋友,到了今天才有机会聚一聚。你们在进行无声的对白,你们互相明白彼此;而没有外人参与的余地。

山水画告诉你她的自然有多伟大;素描画告诉你她的黑线条其实很坚强;水彩画告诉你她和水合作无间;油画告诉你她以蒙娜丽莎为傲。

你默默地听着画画们的倾诉,直到画廊打烊。



以上的文字乃本人无聊之际的构想故事,纯属好玩。


从懂事以来,心里总想,抽空在画廊中走一走便是高级的生活方式。

电视剧里、杂志里的女孩都是一身简单而高贵的装束,慢慢地一步一脚印走在画廊里。眼睛与头脑并行,让自己置身在画海之中。

那天,我走进了一个像画廊的地方。它不像电视上播的画廊那样,只是里头挂了很多幅画,还有一些手工艺品。

说真的,我并不怎么懂画。只是,和乐谱上的音符比起来,我比较喜欢拿起画笔在纸上涂鸦。观画呢?我纯粹觉得画里头的五彩或黑白都很美,看了就觉得心情会变好。

在那里兜来兜去,我并没有把每一幅都仔细地看一番。一来时间不足,二来不需要这么贪心吧。自然而然地,我很有选择性地观画,即只看吸引我目光的画。

画和照片是一样的。它们以不同的图像来传达所要表达的信息。滂湃的感情宣誓全都暗藏在图像之中,等待知音人来发掘。而画也和文字有异曲同工之妙。不一样的人,来看同一幅画或是同一篇文字,也会悟到不一样的感受。也许它们本来就是要表达因人而异的思想吧。


这是一次不错的观画时光。每个人都无视身旁的同类,因为他们的眼里只有那些默默无言的画。



高贵的并不是那个女孩走进了画廊,而是那个女孩让一幅幅的画走进了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