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Friday, August 31, 2012

55岁生日快乐!


莫迪卡的回荡
挥舞着的国旗
在欢呼的子民
尚年轻的国土




我要送给您一个大蛋糕
上面写着满满的祝福语

‘岁岁平安’
‘风调雨顺’
‘国泰民安’
‘繁荣富强’


祝福,我们的祖国——马来西亚,55岁生日快乐!


Wednesday, August 29, 2012

古晋老街巡礼(三)布鲁克船厂,火车站,国泰戏院


“相传,当时华人和马来人的各方面发展都进步神速,而拉惹害怕这将会威胁到他的统治地位。所以,他就请了风水师来为此解围。算命师说,华人的大伯公庙和马来人的回教堂都属于风水甚好的地带,唯有设下阻碍才能干扰他们。”

“所以呢,拉惹就在大伯公庙的前方建立一间警察局。而现今的华人博物馆就是当时的警察局所改建。另一边,拉惹建了布鲁克船厂来切断马来人的良好风水。”

还有另一个故事。“如果我们从上空俯视整个古晋,那就会有机会看到这里的地理面貌就像一只乌龟。布鲁克船厂就坐落在乌龟的头部。”

很棒的故事,对不对?我们绝不会从课本上得来这些知识。



今年适逢布鲁克船厂庆祝创立100周年纪念。

蓝色铁门上了锁,我们从外头,头挨着头地往里面看。船厂里有很多仪器,中央停放着一艘船。


这里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它是爸爸生前工作的地方。



船厂对面是废旧的火车站和残存的铁路。

火车站的形貌像一个长长的厢房。灰色的瓦片墙壁,被钉上木板的窗户。

“以前铁路是供来运送货物,这里是总站,从这边运到各个地方。那时候,这个火车铁路还连到三哩呢!”我只是用想象的,那画面就很厉害!


可惜,现在铁门被上了锁。不然,我们还可以看到更长的铁路轨道。以前妈妈常常把车停放在里面,而我们的脚就踏在这些铁路之上。而我从小时候就知道这些是从前的人用过的、真实的火车轨道。



古晋最早的一间戏院——国泰戏院。

忘了是第二还是第三代的拉惹,是他把娱乐带来了古晋。从此,这里便有了老一代人们的娱乐场所。

那天,我们没有进去戏院看一看。然而,我在不久前就去过了。

如今戏院变成卖各种各样日常用品的杂货店。戏院惯有的阶梯仍在,只是梯上摆放着一篮篮的日用品,供顾客采购。姑姑说,她以前总跟着表姐到国泰看电影。说话时,她还挂着甜甜的笑容呢。



_待续



Sunday, August 26, 2012

又来唠叨了


_26/08/12


大家都说:“自拍照都是骗人的!”。

现在的我,举双手说:“赞成……”。


(试着想象:照片里的人趴在桌子上,紧锁的眉头、睁不开的双眼、合不拢的嘴巴、摊开两只手……)



开斋节假期又是‘咻’一声就过去了。

九天的假期,有五天都在头痛。
妈妈开了药方,所以蒸了好多粒鸡蛋来搓额头。
用手剥开鸡蛋,蛋黄有好多的小刺。
妈妈说,这是身体多热气的证据。

昨天,腰痛又来找我了。

啊,旁听的人还以为我是老人呢。



从星期一开始倒数星期日的到来。
过了一天,难得的假期就少了一天。
唉,还真无法不承认时间的无情。

其实,并不是害怕又要回去学校面对种种挑战。
只是,实在太害怕忙得不可开交的日子。

呐喊:我很久没有静下心来做喜欢的事了啊!




喂,好了。
唠叨过后,继续为明天而奋斗!


Saturday, August 25, 2012

古晋老街巡礼(二)瘦人巷,印度回教堂,多克巷


“它之所以被称为瘦人巷,是因为它窄得只能让一人通过。”

我听了,会心一笑。那是我很熟悉的一条巷子。

从小到大,每次跟着妈妈到印度街,她总会带我穿过那条小巷,来到另一边的甘密街,到华公司去买布。小时候的我很害怕那个巷子,因为黑黑的、臭臭的,而且还有很多人蹲坐在旁边乞讨。小孩子的脑袋总会幻想很多奇怪的事情,自己吓自己。

进入师范后,曾经几次带外地来的同学逛印度街。每次领着他们抄小路,通过小巷到另一边厢,我都感觉得到他们也在害怕。

当然,其实瘦人巷并不可怕,可怕只是因为我们不熟悉此地。



领队的带我们走进瘦人巷,右拐进去印度回教堂。

是的,印度回教堂。“大家对回教的认识都太狭隘了,一直认为只有马来人才信奉回教。其实也有印度人是信奉回教的。就像在中国也有很多华人信奉回教啊。”

“这间印度回教堂很早就在古晋了。当时的它,是无家可归之人的庇护所。它接受来自各方的流浪汉,让他们有个歇脚的地方。”



回教堂的建筑呈青色,低矮的天花板、木制走廊、铺上席子的地板。百叶窗的另一边是回族朝拜的地方。

听说,政府有意把回教堂拆除重建。我心里不禁哀嚎:不要吧!遗迹,保护都来不及了,谈何拆除啊?



当时才知道它被称为Lorong Dock(多克巷是自己取的)。

一直很喜欢这条小巷。一面是蓝色的墙壁,另一面是红色的墙壁;两个都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蓝色墙壁有印度人的小摊子,卖的都是有特色的胭脂水粉、香油、纱笼等等。红色墙壁有面黄色的窗,有时候是半掩着的。



_待续



Friday, August 24, 2012

古晋老街巡礼(一)甘密街

_21/07/12


“古晋有三理、四哩、五哩、六哩,还有七哩。那零哩是哪里呢?”

“大家有看到对面那白色的四方堡吗?那里就是零哩,古晋公路名称的源头。”



接着,导游小姐也跟我们说了关于砂拉越拉惹(Raja)的故事。第一代拉惹——James Brooke, 第二代拉惹——Charles Brooke 和第三代拉惹—— Charles Vyner Brooke。

第一代拉惹把美丽的建筑带来古晋;第二代拉惹为政治与经营作了贡献;第三代拉惹则把我们的砂拉越拱手让人。

原来通过故事的方式来呈现历史很有趣!



沿着甘密街走下去,我们可以从老字号店家的招牌看出他们是属于哪些籍贯。比如‘贝南昌五金有限公司(PUI NAM CHEONG)’,PUI就是客家人。

老字号店家的招牌很特别。他们都会把店名直接刻在墙上,以浮雕的形式呈现。我们看到了‘林瑞成’、‘蔡恒发’和‘蔡裕隆’。


“如果你们有机会从高空中俯视整条街,那你会看到甘密街这排店时呈弧形的。这是因为以前这里并不是一次性的工程,而是基于需求,建了又再建。”

“还有,店的高度都不一样。有些很高,而有些则较低。另外,店里的长度也不一。有些较长,有些较短。”



“以前这里大多是潮洲人开的店,后来也出现很多客家人的店家。”

“潮洲人细腻的饮食习惯全体现在他们的餐桌上。每次他们所准备的食物都是小小的一碟碟,精致而好看。”


我也是潮洲人。家里很多一小碟的精致菜肴只会出自爷爷的手,还有每年过年和农历七月在家里祭拜祖先的时候。



我们走在靠江的街道上。这里是近几年才重建的一个铺砖走道,有绿草地、小亭子和花花草草。干净而美丽的走道。

殊不知,以前它是一个充满叫卖声和腥味的菜市场。记忆中的菜市场共有三个部分:海鲜渔产、鸡肉猪肉、饮食摊子。“常常会看到摊子小二拿着一个牛奶铁罐,上面开了几个小洞、绑了一根绳子。里面呢,其实装着客人点的各种饮料,如Kopi、Kopi O、TehSi、Teh O等等”


我对菜市场的记忆并不深刻,只是记得小时候总坐在车厢后,看向左边,外头便是光线很难透进去的菜市场。那里的地板总是湿答答的,老伯伯和老婆婆会整理摊子上各色各样的蔬菜。而卖猪肉的大叔则面向大马路,拿着大刀一直剁肉块。

如今,记忆中的菜市场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外貌。而,遗留下来的只是由以前的根柱做成的小亭子。



_待续



Tuesday, August 21, 2012

牛奶和饼干


_20/08/12


阿姨带来了两大包的牛奶。

妈妈买了一小包的巧克力饼干。



下午三时左右。

把牛奶从冰箱里拿出来,倒给自己一小杯。
开了包装巧克力饼干,拿出了三片。

边吃边感受‘满足’的滋味。


饼干配冷牛奶很好吃!



只是想记录自己觉得很美的时刻。

Tuesday, August 14, 2012

今天,我还活着




_14/08/12


“其实呢,今天早上能够从睡梦中醒来;到学校报道后进班教导学生;放学后回家烦恼明天的教案;晚上吃饱后就忙着做教学要用到的手工,我们应该要感到幸运。”

“因为我们今天,还活着。”



忙得头昏脑胀的日子,让我窒息。

然而,转个念头想一想,我应该为自己能够忙而感恩。


至少,我是活得好好的。
吃得饱,睡得好,又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如果非要说,那就是:“啊,明天的教案还没写啊!”

念了一番后,我还是继续埋头写教案、备教具。




在烦恼之时,训练自己转个弯,这样就会开心一些、感恩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