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Saturday, September 29, 2012

夜游河滨公园







_08/09/12


星期五晚上,三人行来到河滨公园。
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呼吸新鲜空气。

是不是觉得这个目的很有趣呢?

其实,那时候不知晚餐后该去哪儿溜达。
而,当那一位朋友提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我们都爆笑了。

该去哪里呼吸新鲜空气?
我忽然脑子一动:“河滨公园!”
古晋的河滨公园是晚上夜游的最佳景点。
灯光迷漫、风景迷人、街头秀艺、形色游人。


走在地砖上,看到一个小女孩沿着线形走跳着。
小时候的我也是这样玩,不亦乐乎呢。
爸妈趁着周末会带我们来公园游玩、拍照。
有时还到大伯公庙和博物院走走、看看。

坐在木椅上,一边聊天一边欣赏青色的灯光。
不远处有个卖艺之人,弹着吉他、唱着歌。
不知该说好听与否,只是有两位旅人停下脚步来听。
这般景象还真让我以为自己身在异地。



这次,意外地觉得晚上的朦胧照好美。



Monday, September 24, 2012

小马儿和小可爱


第二次的实习

古晋四哩半中华公学


四青·华语


三白·体育



723日,我开始了第二次的实习。

四青班,那庞大的学生数量使我胆战心惊。
三白班,那好动过了头的学生让我抓狂不已。



921日,我结束了第二次的实习。

四青班,他们上课时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回味无穷。
三白班,他们让我看到小孩子那只有天真想法的脑袋。




谢谢你们,小马儿和小可爱!



Sunday, September 23, 2012

变回了学生的身份





_23/09/12


一大早被讲师的电话惊醒,模糊得不得了。


我很幸运,第二次实习的学生也很讨喜。
最后一天的实习,我们都过得很开心、有趣。
无需我拿起相机,他们都会自动要求和我合照。

姑且不论我教会了他们什么,相反的,他们给了我很棒的回忆。

“真心地对待一个人,自己自然也会得到真心的回报。”


明天又要回去学院了。
课业、功课、呈堂、研讨会、辩论会,全都压迫性地出现。
忙碌的生活从来不懂得暂且藏起来,停止出现。

我们的身份,从学生口中的‘老师’变回了讲师口中的‘学生’。


Sunday, September 16, 2012

忆婆婆

_20/07/2012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烈日当头,一位老婆婆撑着绿花雨伞走过我家门前。碎花纽扣衫衣,阿嚒式黑色长裤,中国风包头鞋。她左手撑着雨伞,右手提着一袋袋的食品,蹒跚地走在泊油路上。

印象中,婆婆的身影也是这样的。她喜欢穿上妈妈做的碎花图案的上衣和长裤,拿着梳子把头上烫得卷卷的头发梳了又梳,再穿上黑色布鞋。当她还健壮时,她喜欢走到家外面的大路,搭巴士去逛巴刹。婆婆临走前打开篱笆门的背影,总是会有一把紫色雨伞陪衬着。

我还没入学就读前,回忆中的婆婆很慈祥,每天都对我们笑得很开心。晚上时分,婆婆会躺在地上,让我帮她按摩额头,一起嘻嘻哈哈地观看卡通节目。然而,在我读四年级那年,婆婆不幸中风后,她变了,变得不再让我们亲近。有时候,她坐在轮椅上,默默无语地望着前方;更多时候,她数落妈妈的不是,唠叨个不停。婆婆的脸不再是祥和的,而是充满霸道的神情。

看着妈妈因为婆婆的责骂、因为婆婆而与爸爸吵架,我讨厌起那变得蛮横不讲理的婆婆。我无法理解,从前和蔼可亲的婆婆到哪里去了,又为什么现在的婆婆非要把家里搞得不安宁呢。我不再踏入婆婆的房门、不再主动找她说话、不再牵起她皱皱的手、不再留意她日益衰老的脸庞……。

婆婆去世的那天,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大人们在房间里和神志不清的婆婆说话。我听不清楚婆婆说了什么,只记得妈妈和姑姑低沉的声音。过了一阵子,我听到他们说婆婆去了。我抬头往婆婆的房间里看,她在床上侧躺着,碎花白底的衣服和有点蓬乱的卷发。

那天,穿戴整齐的婆婆躺在客厅。婆婆的脸很安详,就和我年幼时的记忆一样。一切如此熟悉,而又如此陌生。当年幼的弟弟依照习俗把饭菜放在婆婆嘴上时,她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没有张开嘴巴、没有睁开双眼。那一刻,我哭了,哭得稀里哗啦。对婆婆的愤怒、厌恶、偏见之情全都消失不见,有的只是遗憾。

人,一旦老了,心智好像变成小孩子,希望家人多注意自己、疼惜自己。他们害怕小时候乖巧听话的孩儿一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成天忙于公干赚钱而忽略家里老人的大人。而,我们却对老人的心情无法理解,唯有在经历过一番不必要的折腾,方才恍然大悟,最后后悔莫及。

婆婆去世了,我才明白跟婆婆在一起的欢乐时光比起来,那些不快乐的回忆是多么微不足道。我现在只能从尊重和谅解还健在的外婆,来弥补我对婆婆的遗憾、延续我对婆婆的爱。


婆婆和我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12

中秋送礼


“大家觉得老师要给这五位同学的,是奖赏还是惩罚呢?”

大家都调皮地乱喊:“奖赏!”“惩罚!”“奖赏!”“惩罚!”

“你们五位有做错事吗?”女生露出焦虑的眼神,班长笑着说没有。

好吧,我就不要再闹他们了。“没有啦,老师是要奖赏你们写得很好!”于是,我就把承诺过的神秘礼物交给他们。全班看到是小灯笼时都很兴奋,反而是那五位学生显得很害羞。


“那其他没有拿到礼物的同学,你们会失望吗?”大家竟然拉长了声音说:“不会!”

“那老师就不用把准备的礼物给你们咯!”大家顿时变得好惊慌,“哈?什么?”“会,我们很失望!”“我们很伤心!”

我忍着爆笑,把中秋书签交给几位同学,让他们分给每人一张。


“哇!”,这是大家拿到书签后的第一反应。

“老师,这是书签吗?”
“老师,这是你画的吗?”
“老师,这个月亮是你画的吗?”
“老师,你一个人做这些书签啊?”
“老师,每个人都有吗?”
“老师,你画五十四张啊?”
“老师,书签很美!”


“大家要把书签夹在华语课本里!”

佳贤起哄:“爱的鼓励!”

平时给同学们的‘爱的鼓励’在今天竟然给了我这位老师。
说实在的,在掌声中的我很害羞。



小学生的快乐来源真的很简单。

老师的快乐来源也可以很简单。




Friday, September 7, 2012

蓝色、红色、橘色



橘色的斜肩包,橘色的短裤。



最近的我好爱橘色。


从小到大,我最喜爱的颜色是蓝色。
妈妈说,我无论什么都要是蓝色。
蓝色的手帕、蓝色的笔记本、蓝色的笔袋、蓝色的水壶。

大家说,蓝色代表忧郁。
我反而觉得,平静更为适合。
就像我喜欢看海,因为平静的、蓝色的海真的很美。


前几年,开始喜欢上红色。
我喜欢亮堂堂的红色。
红色的电脑袋、红色的书包、红色的电话套、红色的上衣。

红色真的代表热情吗?
我比较想把红色定义成开心。
开心很好啊,那是很多人的梦想。


橘色的定义是活泼。
这么说,橘色可以改变我慢热的个性?


我觉得,橘色和巧克力色有一点相像。

如果我在调色盘里为巧克力色加上黄色,会变成橘色吗?
真好奇,有空就来试一试吧。






Saturday, September 1, 2012

给妹妹的话



思仪:

你终于读大学了。


“坚持自己的信念。不要徘徊,不要退缩。”

这是我写在本子后面的寄语。


只身离家,万事小心。从小到大,你是个单纯的孩子,什么事的前因还是后果,你都没有想太多。有时候,你真的太冲了,只懂得往前跑,而不会适时地停下脚步。

其实,人生并不是这么死板。在很多时候、很多方面,我们有所选择。只是,什么才是对自己最佳的选择呢?那你就要仔细地想一想了。

凡事想开一点,世界不会因为你的眼泪而停止运转。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可是我却在近几年才领悟。所以,我希望你能有这层的意会。到时候,你才不会感觉世界只剩你一个人。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经历。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体验和想法。到时候该怎样呢,就要靠你自己了。


太多的叮咛和祝福,要说也说不完。只希望你做什么事情都要想起自己的信念,还有妈妈的嘱咐。



你跟我说过,你很担心四年的离家时间会让你错过了与家人相处的时间。而我就回答你说,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这是人生其中要经历的阶段。后来,我想了想。也许这段话对你来说太深奥,也太残忍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记得,因为人生的很多事情都是有舍有得。

妈妈所希望的是,我们学有所成。因为,我们是妈妈的希望。




妹妹在8月30日去雪兰莪读大学了。
由于当天早上有上课,所以无法为她送机。星期日下午,托姑姑在妹妹临走前交给她自制的相片本子。
里面是我们到海边一游的回忆。

相片,对我来说就是回忆的印证。希望妹妹也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