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Sunday, March 31, 2013

投稿,这回事


_26/03/2013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我从小学时期开始投稿。那时候,爸爸说投稿可以锻炼文字,把华语学得更好。本来就喜欢华语的我听了兴致勃勃,于是,爸爸当起了我的导师。他会找些作文题目来给我练习;每完成一篇作文,我都会拿给爸爸批改和检查。过后,我把作文抄在稿纸,把爸爸准备的邮票贴在信封上。接下来做的事就是:每天翻报纸找寻我投的稿。

当小女孩看到报纸上终于出现自己的作文时,那种快乐真是笔墨所难以形容。把脑子里的故事转变成文字,用钢笔小心翼翼地写在稿纸上;我歪歪斜斜的字迹竟然会以整整齐齐的宋体字出现在报纸上!当下可乐极了,双手捧着报纸在屋里跑,秀给爸爸妈妈看,期待着称赞的言语。

长大后,我还是持续写作投稿,只是次数是少之又少。我给了自己很多借口,如没有灵感、没有时间……。但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惰性在作祟。每当在生活中看到了某些事物、想到了某些人、体会到了某种感情,我的脑子里就会闪过很多想法。可是,当我想把他们写下来时,我却总在跟自己说:待会儿吧,现在浑身慵懒呢。结果,当我拿起笔或是敲键盘时,本来在脑子里的东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使勉强写了下来也找不到那时候的感觉。在懊恼自己之下,我就很没有骨气地干脆不写了。

除了惰性,我的致命伤就是经不起稿件被投篮的挫败感。每次以电子邮件投稿时,我总会习惯性地附上:文章是否采用刊登,请抽空来邮通知。当编辑回邮通知我稿件将会刊登时,我就像小学时的小女孩般乐得嘴角直上扬;只是当编辑说未留用我的稿件时,心情自然就直落谷底。我总会自个儿喃喃自语:是我的文笔不够好吗?还是因为文章千遍一律呢?难道我就这么差吗?结果,就是因为这种无法接受失败的感觉让我的投稿次数越来越少。回想以前,我不禁佩服起小时候的自己。作品迟迟没有被刊登,爸爸告诉我或许是被投篮了。听懂了爸爸对投篮的解释,我还是继续写、继续投稿。

直到有一次收到编辑不一样的回邮。那篇邮件比平时的长,里头的回应使我自感惭愧。“你可以鼓励自己,稿件没被录取再努力就好了,因为不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录取的机会,有努力就一定有机会。”编辑的一番话让我想起小时候爸爸对我的鼓励,而长大了的我却已忘得一干二净。对,失败并不代表我就是个失败者,它只表明我尚未成功。那我应该做的就是再努力地写,一有感觉就静下心来专心地写作。改掉懒惰的坏习惯和改善挫败的心情,就算挫败一直当道,但最终努力一定会取得胜利。

现在,我不再在稿件上附留言。我还是再努力地从生活中偷时间、偷灵感、偷感觉,继续写作投稿。“写作是件幸福快乐的事。”我写作投稿,是因为小时候的我想借此锻炼华语,也是因为长大后的我想把一种事物、心情、感受记录下来,再通过投稿的方式跟我不认识的人群分享。



Saturday, March 30, 2013

爸爸,您住得好吗?





爸爸,您住得好吗?

凝视您的脸时,我想到了这个问题。
于是我跟妈妈说:

我以后要当自由的小鸟,
在天空中慢慢地飞
偶尔躲在云朵里休息;
停在林木的树枝上,
听悦耳销魂的虫鸣声;
在海面上画起波纹,
有时还和小鱼说话。

说完后,我摆平被风吹乱的头发。
妈妈听了笑着说:

你还是个半小不大的孩子,
怎么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些呢?
时间还很多,未来还很长。

我蹲下来,坐在爸爸新家的门槛上,
默默地嘟囔着:

会快吗?
爸爸都可以忽然搬到了新家,
我又怎么不可以先说变成小鸟的故事?




Wednesday, March 27, 2013

谈 成绩


中五成绩放榜了。

弟弟的成绩并不如上面两个姐姐好。我们都对他的成绩感到满意,只是他自己难免会有些自责。无须怪他,我跟妈妈说,他真的很努力了。对于学习,他跟几年前比起来是懂事得多了。

“只要努力过,就不需要对后悔负责。”这是我的观念,也是常对弟妹说的一句话。




坦白说,从小到大,成绩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爸爸跟我说过,要靠自己努力读书,考取好成绩、好文凭才能在社会上立足;妈妈常常叮咛我,一定要读书,没有读书就会像她一样辛苦。所以,我一直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读书、去考取好成绩。

小学和中学时期的成绩其实并没有很优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是,在重要的考试都可以幸运地不负爸妈的期望,成为所谓的状元。

现在回想起来,成为状元也只是一时的荣誉。自己高兴了一会,父母也跟着高兴了一会。时间一过,那份荣誉也会随之消失。大家看重的只有当下的能力。

当然,当上了状元总是能让父母高兴、让他们骄傲。至少我的努力没有白费,而父母也看到了他们播种的果实。




年纪渐渐大了后,开始接触成绩以外的东西,才发现其实有很多比它更重要的东西存在。

“想要当个怎样的人?”“最想做的事是什么?”“对我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

然而现实还是很残酷,我还是个实际的人,我不否定成绩的重要性。成绩,就像金钱,不是最重要的,但也不是不重要的。

今年,是师范课程的最后一年。还有最后的两个考试等着我,加上实习、课业和论文。当然,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过关斩将,不然就得担心自己毕不了业。学院的考试,并不是死记硬背就可以上场,很多是得靠平时习得的经验和能力,再加一点脑筋的转动,方能顺利过关。

现在,每次在准备学院的考试,我都会要求自己,事前做足准备,把该念的念了,能考多少是多少。至少有努力过,我就不必在事后对后悔负责。




然而,我还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对学生说:“成绩不是一切,性格决定一生。”




Sunday, March 24, 2013

i wear


橘红色衬衫、碎花短裤、褐色高筒鞋

复古圆领雪纺衫、军绿短裤、黑色平底鞋

深丹宁衬衫、卡其色窄管裤、肉色剑桥鞋 

美国国旗衬衫、抓痕牛仔裤、褐色高筒鞋 

浅丹宁长袖衬衫、黄色短裤、肉色剑桥鞋 




不需要太昂贵,也不需要太潮流,

我追求简约和率性。



再加一点自己喜欢的风格。




Friday, March 22, 2013

让我来喘口气


 damai beach



_22/03/23


一个星期的学校假期,让我有个喘口气的机会。


实习期间就像电脑游戏里的僵尸,忙得没日没夜、忙得头昏脑胀、忙得双眼红肿、忙得心力交瘁……。学生、教案、教具、课业、论文,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主题。

终于,盼来了短暂的假期,我也会变成电脑游戏里展开笑颜和活力的太阳花。下午,将要搭上长途巴士回乡的朋友说:“我现在是太阳花了,再见!”,一边说一边摇摆着头和双手。摆脱僵尸变成太阳花的我们都乐开了怀。

假期里,还是有待完成的功课,尤其是写得快呕吐的毕业论文,修了又修。讲师常常都会叮咛我们要有更清晰的思路,把内容、流程预先在脑子里构个路线图。写了快一个月的论文前一二三章,大致上的外貌都有了,只是里面的渣滓要晋升成精华还真要费一番功夫。



忙归忙,但至少可以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来放慢脚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抑或是享受什么都不做的乐趣。

尽情享受可以稍微喘口气的假期!


师范的最后一年,会时不时想太多关于未来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