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Monday, July 8, 2013

海边的清晨





我们踏着柔软的沙,小心翼翼地向前漫步。其实走下坡的几分钟有些不易,因为我们每走一步,脚掌就陷进沙里。一抬起左脚,右脚便深陷进去;换了抬起右脚,又轮到左脚陷了进去。另外,沙子之间的摩擦让我的双脚痒极了!

过了一会儿,我们所在不再是软乎乎的沙,而是又硬又平的沙滩。冷风吹来,我外套下的手臂感到了刺骨的寒冷。我不由自主地抱紧双臂,咬紧了打颤的牙齿。风很冷,可是我的心情很舒畅。

我们眼前是辽阔的大海,一望无际。天还没亮,天空和海水都是灰蓝色。“水连天,天连水”,这再贴切不过的字眼从小学作文本中跳到了我的脑海。时有时无的海浪,缓缓地在海中央翻腾着。一波浪未平,另一波又起了。它们就像在追逐嬉戏的小孩子,大声地笑,让周围的人都听得到它们的快乐。

我蹲下来,集中精神地望向大海。海水和沙滩的交界处也是一波波的海浪。海浪来了又去,反反复复,留给沙滩的是昙花一现的白色泡沫。然而,那一直重复的动作却让我百看不厌。奇怪的是,我想起了孩提时代有着妈妈和熟睡的我的画面。我笑了笑,心里想:海浪是被子,风是妈妈,沙滩是孩子;妈妈为熟睡的孩子轻轻地盖上被子。

想象的时刻被朋友的身影打断了。我站起来,随着他们沿着海滩散步。另一边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白色的云朵后面有橘色的亮光。然而,天空中还有其他的颜色:粉红色、蓝色、绿色和黄色。徘徊在五颜六色之中的白云在摆弄姿态,呈现中各种各样的形状。吸引我眼球的是,像一株株矮小树木的云朵。它们有着瘦小的枝干,呈三角形的树叶群。那不就是海报里所介绍的非洲草原上的树木吗?真是有趣!

朋友说,太阳就躲在树林的后方,我们看不到日出了。我说,虽然没有看到期待已久的日出,但我看到了更多动心的事物。

那天清晨所看到的景色都可以为我带来故事和想象。生活的乏闷和学业的压力仿佛都暂时被流放到不知名的岛屿。此时充斥着我整个人的是宁静,没有任何波澜的宁静。因为宁静,所以我感到了喜悦。

海边的清晨带给我的喜悦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那种喜悦是不会限于表露在脸上和举手投足之间,而是像海浪在心里永无止尽地翻腾,一波波地重现,连我自己都措手不及。

我们又踏着柔软的沙离开了海边。只是,我好像没有真正地离开过,因为我把海水、海浪、沙滩、云朵带回家了。



Monday, July 1, 2013

老木棉和小木棉

_28/06/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大家有看过木棉树吗?

古晋独立广场有一棵非常著名的木棉树。这棵有着庞大树干和树根的木棉树已有超过100岁的高龄。它有着灰褐色的主干,还有向着四面伸展的枝条,最后是整头茂盛的绿色叶子,像极了一把撑开的大伞。每逢木棉花盛开的季节,广场就会上演六月飞雪,飘下了许多毛绒绒的白色棉絮。

每次经过老木棉树,我都会从车里仰望参天的它。它,很高、很老、很酷地耸立在绿原上。每逢开花的时候,有许多人会来到树下赏花,或兴致地捡拾飞落满地的棉花。外地旅客则会在粗大的树根旁欣赏老树,拍照留念。当老木棉树已在车后镜时,我还是会回头望一望。那时的场面很热闹、很有趣。

在偶然之下,我发现了其他的木棉树。

每次放学回家的路上,左手边有一条羊肠小径。若不是每天都来回此地,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条小径,因为路边那一棵棵的大树自然地挡住了大家的视线。小径的两旁是瘦而高的树,长着绿色的小叶子。由于树木群都是没有规则地林立,茂盛的枝叶把整片天空遮了起来,草地上皆是乌黑的影子和微弱的阳光。小径的尽头有两间石灰小房子。

我其实对那个角落情有独钟,因为那不起眼的画面很像童话故事里的场景。小时候钟爱的小人物都会嬉戏穿梭在这样的森林、小径和房子。

那天,车像往常一样在马路上行驶。忽然朋友叫了起来,“咦,怎么会有白色的东西飘下来啊?”定睛一看,那不是棉花吗?飞雪般的棉花,难道这附近有木棉树吗?我往窗外探头,到处寻找木棉树的踪影。这时候,我看到了左手边那条熟悉的小径。小小的泊油路上满是白色的棉花。它们没有秩序地躺在地上,而却让整条小径都有着它们的踪影。这是多么美的画面啊!

此时,我抬头一看。轻轻的棉花飘啊飘,慢慢地从天而降。有很多落在了地上,而有一些落在了朋友的车镜上。原来,路边的参天古树正是独立广场那棵老木棉的亲戚呢!的确,它有着老木棉那灰褐色的枝干,还有像青色雨伞一样的叶子群。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它没有老木棉般苍老。我想:这棵木棉树的辈分应该小老木棉很多呢!

从那天起,我便会在经过小径时除了欣赏记忆里的童话场景,也看一看那棵小木棉。对我来说,我不怎么有兴趣于栽种花草树木,然而我喜欢小木棉。从前总会觉得在独立广场的老木棉孤单。虽然广场还有几棵木棉树,但我只会看到耸立了好久好久的老木棉,默默无语,但又好像有千言万语诉之不尽。当偶然之间与小木棉相遇后,我竟然擅自地为老木棉高兴,因为它在不远处有一棵默默带给人们佳景的亲戚。所以,它并不孤单。

前几天,我看到了小木棉。它没有飘下白色的棉花,而是给了地面很多金黄色的叶子。现在的它变成了金黄色的雨伞。看着看着,我想起好久没有去看那棵老木棉了。




后记:这应该是我写关于植物的第一篇文章。一直以来对植物并谈不上多喜爱、多痴迷。只是独立广场上威武的老木棉是记忆中的一部分,也因此让我对它念念不忘。年幼但漂亮的小木棉则像是我的新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