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Wednesday, October 30, 2013

一张张的书签

_17/09/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老师,这月亮是你画的吗?”“老师,你一个人做这些书签吗?”“老师,每个人都有吗?”“老师,你画五十四张啊?”

当我让组长把书签分给每位学生时,他们七嘴八舌地问了我很多问题。他们的眼睛就像闪闪发亮的星星,扬起来的嘴角就像弯弯的月亮。我看着他们,心里想:这些小孩儿真是可爱!

每个学生手上的书签是我给他们的小礼物。那是一张长方形的书签,上面画了黄色的满月和蓝色的云朵,也写了黑色的“中秋”字体。书签的顶端还绑了我最喜欢的红色丝带。那是他们努力写《快乐的中秋节》作文的奖励,也是我给予他们努力创作作文的鼓励。

当初有制作中秋书签的念头时,我兴致勃勃。我买了图画纸,找出水彩笔、颜料、毛笔和墨汁。我先在图画纸上画出很多个长方形,再沿着线条把它们剪出来。之后,我用毛笔写上“中秋”。字体都有了后,我便着手画满月和云朵。当我画了大概三十多个满月时,我还真累了。这次的班有五十四位学生,真是个大班级啊。可是,我即刻自我勉励:这是给班上每一位学生的小礼物,既然开始了,就要成功地制作完毕!

“一个人的笑容可以融化另一个人的心。”这次我看到的不只是一个人的笑容,而是五十四位学生的笑容,可想而知我内心所起的不是涟漪,而是波涛。他们捧着我准备的小礼物,看了又看,笑了又笑。他们抬头看着我,向我讨取他们心里疑问的答案。他们都很好奇字是用什么写的、满月和云朵是用什么画的。更让他们感到惊奇的是:我真的准备了五十四张书签吗。

忽然,一位学生喊道:“给老师‘爱的鼓励’!”话语刚落,我看到一排排的牙齿和眯成一条线的双眼,同时雷动的掌声在耳边响起。他们把平时给同学的掌声给了我这位老师。

一张张的书签化成一份份的小礼物,让我可以为学生带来快乐;一抹天真的笑容,让身为实习老师的我开心一整天。“真心地对待一个人,自己自然也会得到真心的回报。”这是我从学生身上学到的道理。只要真心地付出,不求任何回报,快乐总会来敲我们的心门。到时候所感受到的快乐和感动就是天下间的至宝。


Tuesday, October 22, 2013

获得了——肯定


  
最近,几位生命中难得的导师都给予了我肯定和鼓励。

他们说出来的赞赏的话语都让我很是高兴,或许,更像是雀跃。他们的一句“继续努力”就让我知道了,我坚持做的事情是对的,而且这是一件我可以做得好的事情。

我想,每个人都是需要获得别人肯定的存在。我们就像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时刻都在期盼得到他人的肯定。肯定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打拼、我们的成就。

在获得肯定的同时,我们也因此肯定了自己。这样,继续努力下去的动力就有了。

五月天的阿信在演唱会上说了句,“找到了我好像可以做的事……”,让我热泪盈眶。原来自我懂事以来一直寻寻觅觅的东西就是——我可以做的事。尝试了很多事情,无论是自愿与否,现在的我至少已经找到那件“我可以做的事”。


我要做好它,然后一直做下去。




Sunday, October 6, 2013

写信、寄信和等信

_19/08/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十几岁的时候,我常常写信。我写给转校到西马的朋友、在沙巴定居的表姐,也写给同住一个城市的表妹。

那时候的少女情怀都喜欢粉色系的东西,最好是有小花和小蝴蝶的点缀。我都会特地去书店找浅蓝色、浅紫色、或浅黄色的,而且是在挨近鼻子时会嗅到淡淡香味的纸。把信纸小心翼翼地抚平后,我就学着大人拿起蓝色钢笔写信。

我们都在写“你好吗?”“我很好,近来可安好?”,然后再写最近迷上集邮、学校有个严厉的老师、妈妈又在念我做功课、星期天去了公园等等的家常小事。虽然普通得瞧不上一眼,但对我们来说是很有趣的,也特别得非得写在信里,一行又一行,怎么写都不舍得停下笔。好不容易等到几张信纸都写满了字,还要加上一句“不谈了,就此搁笔,期待你早日回信”。写信已变成闲暇时候的最享受的爱好。

写完了信,把信纸对折后再抚平,然后放进信封里。在信封上写收信人的名字和地址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上一秒对写好的信很有成就感,下一秒又害怕自己把地址写错了,那看不清楚的邮差就会把我的信寄到别人家去。写了信,寄了信,然后等待对方的回信。谁知道在门槛上等邮差送信来的时刻?谁又能理解往信箱里看了又看的日子?谁又能明白从邮差那里接过回信时雀跃的心情?

写信,太温暖了;寄信,太纠结了;等信,太缠绵了。信,真是一种太写意的东西。

写信、寄信、等信,现在对我来说已是遥远记忆里的一个角色。它停在时间的齿轮上,摇摇欲坠,已被短信、邮件、面子书所取代了。一则短信,下午三点就和朋友相约到图书馆;一封邮件,远在澳洲的表哥就知道了我的近况;一开启面子书,我就可以与在西马求学的妹妹话家常。从前收到的信都好好地被捆在一起,放在书橱最高最角落的位置。抽屉里没有再放香味信纸和信封,反而是书桌上一直都放着电话和手提电脑。若想要与家人朋友联络,手里总是按着电话或电脑的键盘,眼里看着对方每隔一个时段就传来的信息。沟通,变得太方便了,甚至方便得让我们麻木。我们不再专心写信,也不再期待回信,更不再懂得如何去珍惜那一封信里的情谊。

那天跟一群小瓜讲解,便利的通讯方式就是现代便利生活的其中一个主角。年纪小小的他们已懂得短信、邮件和面子书带给人们便利得不得了的生活。然而,很少的小孩子知道“信”为何物,“写信”为何事。

我跟他们说:“无论是通过信息、邮件还是面子书,人们只需要按一按键盘,大家就可以收到重要的消息了。可是,这样是不是太过便利了?便利得以至于我们都不会去专注、期待和珍惜。以前的人要用墨笔、铅笔或钢笔,用手一笔一划地写信。虽然写信看起来很麻烦,但是它却能通过用手去写来传递内心的感受。你的心情、你的喜怒哀乐都会传到笔尖,再反映在字体上,然后传达给收信的人。虽然不便利,但这样是不是更有意义、更会让人们去专注、期待和珍惜呢?”

是的,写信就是少了便利的操作,但多了一份专注、一份期待、一份珍惜。二十几岁的我,现在怀念起了十几岁写信时的专注、寄信时的期待和收信时的珍惜。



Saturday, October 5, 2013

跟人握手

_17/06/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爸爸跟我说过,跟别人握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诚意。

每次和别人握手的时候,爸爸总会看着别人的眼睛,脸带灿烂的笑容,把手伸得长长的,手掌紧贴别人的手掌,用力地握手。当时还小的我只是站在一旁看跟别人握手的爸爸,更不知道握手原来有着大的学问。

长大了些后,无论是在家庭聚会跟亲戚握手,还是在公共场合跟周围的人握手,我经常会有握到别人的手的机会。不同的人就会有不同的握手方式。有些人是像爸爸一样用力地握手,但也有些人只是轻轻地握了握别人的手。这时,我就会想起爸爸说的“跟别人握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诚意。”

爸爸说,跟别人握手的时候一定要看着别人的眼睛,并且露出适当的微笑,因为这是尊重。还有,我们应该紧握别人的手,而不是只是敷衍地握着,因为这也是尊重。除非是宗教、信仰、观念的不同,我们都应该如此握手。话说,当两只不同的人的手碰在一起时,这就是一种不止于表面而是属内在的交流。两个彼此陌生的人们就在一瞬间仿佛看透了对方的想法。

前不久在一则名人故事中看到了与爸爸的“握手守则”同样的道理。玛丽凯是一位从平凡到卓越的女杰。就是被一位有名人士在无意间伤害了自尊,而这一件事就跟握手有关:她排了很长的队在等待与一位经理握手,然而当终于轮到她后,经理在同她握手时并没有瞧她一眼,只是看她身后的队伍还有多长。经理根本没有注意与他握手的人士。事后,玛丽凯立志把注意力全集中在站在面前同自己握手的人士身上,无论有多累。她用爱和尊重去跟每一个人握手,终于创建了闻名世界的玛丽凯化妆公司。

在握手之时,看重在面前的人、尊重这一位人士就是一种诚意的表示。尊重别人之时,诚意便会自然而然地涌现出来。

我每次握手的时候,总会让自己有着愉快而庄重的心情。愉快,所以我看着对方的眼睛,然后微笑;庄重,所以我握紧对方的手,用力地握。

“嗨,我们来握手吧!记得,是带着诚意地握手哦!”



Friday, October 4, 2013

我也能做成一件大事





我想,我是幸运的。

从选定题目、撰写论文第一章和接下来的第二及第三章、修改了再修改、进行行动实施、接着写第四及第五章,我都度过了。整个过程说不辛苦是骗人的,但说成很辛苦却更是骗人的。

说真的,从一开始我就有了个目标。我想要做关于我喜欢的课题,而我知道我喜欢的是文学。所以,我就选定了在实习期间最享受的教学:童诗。童诗,说容易并不真的容易。可是,它真的很有趣。

于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论文题目便出来了——《仿写对习写童诗的功效》。

在撰写论文的过程中,老实说,我没有真的厌倦过它。虽然曾经遇到瓶颈,也曾经抱怨过,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毕业前的专业经验。

杨老师真的对我很好。她给予我很好的指导、很大的帮助、很足的自由。她让我感觉到,我的想法收到尊重和珍惜。这也就是我最敬爱的她的原因。


终于,人人都紧张的论文呈报会来了。

我一直告诉自己:你唯一可以做的便只有相信自己的作品。不要怀疑自己的努力,而是要肯定自己的心血。

紧张,是免不了的。但,我还是有一定的自信心。

上台后的几分钟,心跳得很快、嘴唇抖得厉害,我的声音都快发不出了。没有退路的表演,唯有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

我终究完成了《仿写对习写童诗的功效》的呈报会,并顺利地回答了评审讲师的提问。下台后的那一刻,我飙了一身汗,笑容堆满了红彤彤的脸。

“我也能做成一件大事!”这是我当下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