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Thursday, December 26, 2013

爱笑的三位潮洲阿伯

_1211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我在脚踏车上骑啊骑。微风徐徐,我的速度不快也不慢,正好能够一窥两旁的屋子。左边的一间是“济阳”,右边的一间是“江夏”。刚才从庙里的阿叔那里得知,大门上的两个字跟居民们的姓氏有关。拥有一样姓氏的居民大门上都会刻有一样的两个字,代表他们同为一个宗族或亲戚。

双眼正掠过一间又一间屋子,不一会已来到一个三叉路口。右边有位阿婆,站在门槛上看着犹豫不决的我;左边有很多老板和老板娘在忙着顾店、干活。我还看到了坐在长椅上的三位阿伯。

长椅是浅绿色的。三位阿伯身上穿着素色的衣裳,一位穿长裤、两位穿短裤。左边第一位阿伯翘着二郎腿,第二位则挺直着身子,第三位是盘着一只腿。我壮了壮胆子,慢慢地把脚踏车骑向他们。

三位阿伯抬头看到我了。他们有点岁数了,但看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就知道阿伯们还很健壮。

“你们好,请问这里有什么很美的景点吗?”他们愣了一下,再看看我,然后笑出了声。右边第一位的阿伯说:“我们这里也谈不上有什么景点啊,你可以骑着脚踏车,这边走走、那边走走。”我也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点点头。他一边说着一口断断续续的华语,一边以潮洲话问旁边的阿伯还有什么景点。

忽然,他问我:“你是什么人?会说潮洲话吗?”我说:“我是潮洲人。”他大笑,并且大声地“哦”了起来。“可是我不会说潮洲话”他又再次地“哦”,可第二次有点低沉。“我只会听。”他哈哈大笑,用潮洲话说:“哦,没问题、没问题!”然后再笑着问旁边两位阿伯:“没问题,没问题!你们说是吗?呵呵!”

接下来,三位阿伯把潮洲话说得噼里啪啦,向一位听得晕头转向的女孩介绍岛上的风土和人情。他们说,我只要安稳地骑脚踏车,看到有路可走就尽管踩着去,到处去走走看看;成排商店的小道尽头有间庙宇,是全岛最古老的神庙;要去看一看岛上的小学也行,只要沿着前面这条路就可以到达;还是要去看木桥底下的小螃蟹呢,拐个弯就可以去到了。

他们说得眉开眼笑,不时对着我微笑,说到有趣之时也相互大笑。他们对我说的潮洲话,我只听懂了六分。可是我却很享受与阿伯们全程的对话。说成对话是否适合呢?我看,大部分也只是他们说,我听。阿伯门热心地为我这个旅客指路,尽情地介绍他们生活中的美景、美事,甚至还一直安慰我放心地在岛上骑脚踏车。

“小妹,放心地骑吧!迷路了就问人啊!大家都会帮助你的,别担心。呵呵!”、“对啊,哈哈!你骑到哪就问到哪吧!”、“尽管放心吧!哈哈!”

我用有限的潮州话与三位阿伯道谢和道别。我用笑容报以他们脸上的亲切和慈祥,在脚踏车上转过头对他们挥挥手,然后循着他们的指示踏上寻螃蟹之行。

烈日当头,我在偌大的木桥底下看到了小小的螃蟹。红色的螃蟹因为满地的沼泽而变成了泥色螃蟹。他们在泥地上横向爬行,缓慢的脚步,时而前行时而顿足。这里的人、事、物带给我平静的享受。外头隐形的手触不到这座岛,所以它依旧过着自个儿的生活。那是一种朴素的生活,朴素得让我仿佛回到了爸爸妈妈以前的时代,那个简单的时代。

挥别了螃蟹们,我又来到浅绿色的长椅前。我没有看到三位说潮州话的阿伯。大概是回家吃午餐了吧?他们的家是哪一间呢?他们的家门有着哪两个大字呢?他们的其中一位会不会和我有着相同的姓氏呢?……这些是我忘了询问他们的问题。

我在远处盯着空荡荡的长椅一会儿后,把脚踏车转过头去。

螃蟹岛上有新鲜的空气、淳朴的风景、有趣的螃蟹,还有不忘了爱笑的三位潮洲阿伯。



流浪狗、剩饭和香烟

_3110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红灯亮了,飞驶的车辆停下来,三五成群的路人快步走过斑马线。几只流浪狗出现在马路旁。人来人往,它们在人们的双脚中穿梭而行,没有任何的哀嚎声。

黑色的流浪狗把头埋在绿油油的草地里,用它灵敏的鼻子在进行探索工作。是否在寻找晚餐的踪迹呢?它一直狂摆着小小的尾巴,而鼻上的功夫从没有间断过。稍后,一只白色的流浪狗从另一边闯了进来。它踩着散漫的步伐,来到草地里,一眼都没有瞧上黑色流浪狗。它转起一个小圆圈,再抬起后腿,就地解决三急中的一急。两只流浪狗都在忙着自个儿的事,并没有互相搭理。

不久,一位留着一头短发的中年妇女提着两个黑色的袋子,从车里走了出来。袋子看起来并不会重,只是不知里头装了什么东西。她越过马路,走到草地里。两只流浪狗都被她吓着了。黑狗顾不得对晚餐的期盼,白狗也适时地完事了;它们俩“咻”的一声便飞也似地逃开了。

妇女很是懊恼。她左看右看,然后把手上的袋子放在地上。她蹲下身子,伸手打开那两个袋子,把袋口卷下来。袋子里头尽是白色的、小小粒的——剩饭。在远处嗅到饭香的流浪狗均往妇女看了过去。它们一动也不动,只是呆立着凝望食物却不走过去。妇女看了它们一眼,然后转身离开草地。

两只流浪狗都在妇女走远后,飞奔向袋子里的剩饭。白狗身手比较敏捷,一跃而上,扑到了剩饭跟前。步伐笨重的黑狗反而慢了好多。当它伸嘴要去吃剩饭时,白狗抬起了头,凶狠地望向黑狗,大声地叫嚷,再作势咬向它。黑狗怕得却步了,一转身就逃之夭夭。它只能蹲坐在远处看白狗享用美食。看到这个情况后,妇女再次走向草地。白狗立刻衔着一包剩饭到另一边去继续填饱肚子。妇女拿起另一包剩饭,把它放到了黑狗呆着的附近草地,之后转头就走。多亏了妇女,黑狗终于开动了。

左边走来了一对情侣,年轻的男人抽着香烟、揽着女人的腰。摇摆得夸张的走姿,大得离谱的脚步,两人一路都在大声地谈笑风生。白狗依旧埋头在食剩饭,男人冷不防地把手上的烟蒂一丢,落在毛茸茸的白毛上。听到高八度的“奥!”一声,白狗被吓得跳了起来。它来不及看那男人一眼,而只是惊慌得一直追着尾巴跳。那男人在大笑,继续迈开一贯的大脚步往前走。

那个晚上,妇女给流浪狗带来剩饭,带来了安慰;男人把香烟丢向流浪狗,把伤害带给了流浪狗。

小小的一个动作,就可以给他人、他物带来影响。人们所呈现出来的行为源自于我们的心。心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所以我们采取了所谓的行动。心,会跟我们说好的事情、教我们做对的事情、引领我们走向对的道路。但,世上有几个人是跟着心来付诸行动呢?很多时候,我们都违背了心真正的意愿,而开始走歪了。

学会聆听自己的心吧!善待自己的同时,也学会善待世间的万物。我们都是生命的共存体,一起在这宝贵的地球上生活,互相依靠。珍惜就在我们身边的人、疼惜与我们一起生活的动物们、爱惜我们脚边的花花草草,跟着我们的心做真正的自己。

掌声,留给善良的妇女,希望她继续保有一颗美丽的心;羞愧,留给傲慢的男人,希望他可以学会拥有爱惜的心。



Monday, December 23, 2013

夜晚的公园

_22/10/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晚餐后,我们来到了公园。

大门处的白色照明灯真亮,把周围照得亮堂堂,宛如白昼。我抬头望夜空,双眼竟然被白光刺得睁不开了,更别说把躲藏起来的月亮找到了。夜晚的天空很干净,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就只剩下一片无所形容的漆黑。

前方广场上聚集了好多位穿着白衣、黑裤的阿姨。收音机里缓慢的音乐绕梁,阿姨们专注地一会儿举手、一会儿投足。前面领队的是两位苗条的阿姨。在旁看她们俩,就连把手举过头的姿势都很美丽,乍看之下真是君子好逑的窈窕淑女。后面的阿姨都很努力地跟着领队的舞步,抬起右手、迈开左脚、转向右边……。脸上的欢愉和肢体的舞动告诉大家:跳舞,是阿姨们喜爱的消遣活动。

广场的前方是一座宏伟的建筑,名为常青茶楼。这是一座富有中国风味的茶楼,红褐色的屋瓦、白得发亮的墙面、一扇扇木雕的门,还有木制挂牌和点缀着它的红色绸条。我眯着双眼,凑近了木门上的玻璃,窥看这茶楼。空荡荡的茶楼不由得让我失望,还以为里头摆放着多张精致的木桌和木椅,就像古装喜剧里的茶楼场景。还是,茶楼因为夜晚而打烊了呢?

我们别了茶楼,走上红色栏杆的小桥。直走、转左、直走、转右、直走……。这是一座曲折不一的小桥,通往湖的另一边,而中间有个小亭。桥底下饲养着许多白色和橙色的鱼。白天的时候,有些人会把面包碎片丢进湖里,接着就吸引了成群结队的鱼群。它们会争先恐后地抢食物,以至于让我们看到了它们不安分的身影。但是,夜晚的湖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活蹦乱跳的鱼群。我想:鱼,就算精力再旺盛,也是要休息睡觉的吧。湖面上,我们只看到经由路灯反射的桥、树和茶楼的倒影。

我们走下了小桥,继续沿着湖畔散步。挂着绿叶的树木挺立在旁,随着微风轻轻地摇摆。白色的路灯参与在树木的列队中,把绿色的叶子照得变成黄绿色。我抬头欣赏黄绿色的叶子,朋友说,这里的植物都生长得很好,也被保护得很好。早晨的树木因阳光的滋润而美丽;夜晚的树木则有灯光的衬托而显得格外耀眼。

茂盛的丛林公园里藏着一处喷水池。啊,应该说是喷水池吗?它没有水池,只有五根从地面喷上来的水柱。夜晚的公园让水柱有了灯光的照射,水柱和水滴都晶莹剔透、闪闪发亮。二十几岁的女孩们,一时泯起童心,来玩猜拳游戏。谁猜输了就要接受惩罚。四个人围成圆圈,“哦……蹦!”“哦……蹦!”“剪刀、石头、布!”啊,我当起了先锋,成为第一轮的输家,被起哄围着喷水池走秀。水柱的水让我的裤管都湿了,而我只是笑得见牙不见眼。我想那是尴尬得不得了的笑容。哦,或者是玩得乐了的笑容?四个人一边拍手,一边哈哈笑;幼稚的游戏让我们玩得不亦乐乎。

玩累了,就沿着湖边的走道往下走。不跳舞的湖水、不点头的树木、不出场的鱼儿,还有不说话的四个人;原来寂静也是一种美。抬头看的天空非常黑,只有远处的一点灯光。我把双手摆一摆,踮起脚尖走路,大口大口地呼吸公园的空气。

回来大门处的广场上,我一边吸进夜晚的空气,一边盯着夜空发呆。灯依旧亮着,跳舞的阿姨却回家了,而朋友则继续在玩乐。公园,可以充满欢愉的笑声,也可以带来静逸的享受。夜晚,是一天的结束,也是另一天开始的前奏。去夜晚的公园散步,是个让我在饱餐后为自己找的借口。



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我上来写部落格了


我上来写部落格了。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上来写写东西,而成天都只是在另一心系的地方发照片和写一两个句子。

照片和文字,仿佛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也跟着大众子民玩起拍照的游戏了。拍一张明信片的照片,然后写一写收到时的感谢之情;拍一张妈妈的拿手美味料理,配上心满意足的表情,里想着不知还可以吃个几回;或者,选一张自个儿满意的照片,把自己变成照片的主角,再写上最近很喜欢的句子。

对了,那个我心系的地方是Instagram,我是@thinkofping


说到明信片,这几个月还真是疯狂爱上这个新玩意。

记得,第一次搭飞机去吉隆坡旅行就给自己买了第一张明信片;去马六甲时则给自己寄了第一张明信片,上头有红彤彤的基督教堂。这之后,除了自己去不远的地方旅行,还托很多朋友的福而收集到不少的明信片。

自从认识postcrossing后,托这个网站的福收集到好多来自遥远国度的明信片,也结识到不少很特别的外国朋友。明信片真是一种很写意的东西,跟信件有点相似,但又好像比它更迷人,让我不能自拔。

大家都说,“无国界的世界很美”,我觉得我好像离这个憧憬近了一些。


其中一个没有上来写东西的原因,我想是因为都把打键盘的机会分给写文章了。

今年开始重拾写文章、投稿。灵感总是时有时无,所以我都在学习观察生活中的细小人、事、物,重新看看那些不起眼的感触和感动。多亏了投稿这活儿,让我逐渐发现“生活”的真正含义。原来,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会“生活”。

为什么喜欢投稿呢?我想,喜欢写字之外,其中的原因是我在遵循自己所崇尚的生活方式——“智胜于力”。我是个懒惰之人,尤其不喜欢动用“力”之类的事情,总觉得这些要消耗“力”的事都会让我烦躁不堪。所以,我都在寻找精进“智”这方面的努力。

投稿,是一件可以让我做自己喜欢的事,又可以赚些稿费的活儿,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的人们都说“毕业等于失业”。的确,我深刻体会到毕业生对未来的茫然,焦虑得不得了。

我从师范学院毕业了,然后呢?不知道,等着政府派工作吧。那开始当老师了吗?还没有,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呢。

焦虑了好几天,趁着长假的空荡,我跑去教补习了。我教小学生英文、华文和数学。

教补习可没想象中容易呢,得常常动动生锈的脑筋、训练三语并用的超级技巧、服侍学生的高超手段……,每次一下课,我都忍不住说那一句:“赚钱不容易啊!”


隔了一段时间上来写东西,还真写了这么多口水泛滥的东西。




Thursday, December 12, 2013

我身在福中

_30/09/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下课时段,我在班上批改学生的看图作文。忽然想到了忘记询问他们关于最近的作文考试,于是便把小玲叫住了。

“小玲,作文考试考得怎么样啊?”她笑着说:“不会。”“啊,怎么了?题目很难吗?来,让老师看一看。”她在书包里找了好久才找到那张有些许皱褶的考卷。我打开一看,第一题是《我的母亲》;第二题是完成作文。

“你写哪一题呢?”“没有写。”“怎么会没有写?你可以写第一题啊!”她没有回答我,只是笑着看我。我又继续说下去:“你可以描写妈妈的脸蛋,再写一写她平时的举止,如何照顾你、为你准备食物和教你做功课……”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笑着说:“我妈妈没有在家,她在新加坡,已经一年没回来了。我都已经忘记她的脸了!”我心里为之一怔,顿了顿再说:“那你可以叫爸爸拿妈妈的照片给你看一看啊……”我的话也还没说完,这一次,她还是笑着说:“我的爸爸在我小时候就上天堂了!”

听到这里,我收住了口,没有继续说下去。小玲的嘴巴还是微微翘起;小玲的笑容还是堆满了脸。我的心,却是越来越沉。

小玲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生。我无法想象,眼前这位娇小、上课时爱顶嘴,甚至在谈到不在自己身边的爸妈时也是笑嘻嘻的她是如何度过童年。没有爸爸在身边,有没有人能够代替爸爸来给她结实的肩膀依靠呢?没有妈妈在身边,有没有人能够代替妈妈来给她温暖的双手牵拉呢?

我还记得,十岁的我:每天早上,我都会跨坐在爸爸的摩多车后座,双手揽着爸爸的腰,让他载我去学校;每天中午,我都会吃着妈妈准备的美味午餐,和妈妈聊学校的趣事;每天晚上,爸爸妈妈会陪着我写作业,偶尔一起观看电视节目。小学的时候,或是中学的时候,我都不曾与爸爸妈妈分开过,每天坐在同一张饭桌吃饭、在同一个房间里睡觉。我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女生,成长的岁月里都有爸爸妈妈的陪伴,还在他们的呵护中健康地成长。

不幸的,爸爸在我十八岁那年走了。这是一次痛苦的改变,很多东西都少了爸爸的身影:生活少了爸爸、对话少了爸爸、饭桌少了爸爸、逛街少了爸爸……,唯一没少了爸爸的就只有回忆。我开始觉得自己变得不完整,别人可以轻松地谈起自己的爸爸,而我开始避开一切和爸爸有关的话题。我,把爸爸埋藏在别人不知道的角落。

爸爸离开快五年了,我到现在还是无法释怀,还是会避开与他人谈起爸爸。然而,比起小玲,我还是很幸福。我的童年都一直身在福中,虽然没有充裕的物质享受,但是我拥有着珍贵的精神生活。爸爸的教诲和妈妈的叮咛,这两样宝物就足够让我拥有一个完整的童年生活。虽然爸爸的离开让我觉得好伤心、好无助,但至少我还有一位坚强而勇敢的妈妈。她除了给我温暖的双手,还代替爸爸给了我结实的肩膀。

现在,我真心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孩子。爸爸只是提早离开了我,而世界上还有人从不曾见过爸爸妈妈一面就独自生活。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子;他们无法经历与父母共同制造回忆的时刻。或许,他们并不知道父爱母爱为何物。

离开课室时,小玲主动要求帮我拿课本。我点了点头,就让她跟着我走下楼。我故意放慢了脚步,让她跟我走在一起。“其实,老师也没有爸爸了。”我小声地对小玲说。她把低着的头转向了我,我看到她大大的眼睛,还听到她爽朗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