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

My photo
巨蟹女孩,喜欢阅读、写作、拍照、旅行,最爱蓝色和红色,读华语,喝咖啡,踩帆布鞋,写明信片 —— “想和做自己喜欢的事”

Tuesday, February 18, 2014

180214 又迷茫



我设想了千万个未来
却找不到我最想要的那一个

是因为我又迷茫了吗



我让自己紧锁着千万个锁头
却又一直在发着挣开锁头的梦


Tuesday, February 11, 2014

不是结束

3012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倚著斑駁的欄杆,把雙腳舒服地交叉在一起,我看了左邊,再看一看右邊。最後,我看著那廣闊的草場。被理得平平的小草依然綠油油,只是青綠的範圍跟記憶中的相比小了很多。

那些從前的日子,我和同學還一起並肩站在溝渠旁,一起張開了腳、跳了過去。他們總是輕易地跳過去,而我還要左思右想,才把心一橫勇敢地跨出雙腳。幸好,我還是安全地著地,然後我們就一起踩在清爽的草地上。

腳下的小草“沙沙”作響,身旁的風兒“呼呼”地吹。傍晚是我們最喜歡的時刻,因為沒有了早晨的睡眼惺忪,也不會有中午的艷陽高照。我們很少在草場亂跑亂跳,而在一旁看別人踢足球、打排球和手球。我想念那個伴著搖擺的葉子,坐在木頭上,靜靜地吹風的傍晚。天空是藍色的,摻雜一些溫暖的黃色和紅色。風在背後慈祥地推,白色的雲朵像個年邁的老伯伯慢慢前行。我們臉上的笑容不曾退去,反而給風撫摸得更加深刻。

我猜不透那些跑步者的心情。那一大圈的跑道是我的惡夢,講師總讓我們繞了又繞,跑了又跑。沿路的大樹原本多美麗,也會因為酸痛的小腿、快速跳動的心臟和模糊的視線,而變得討人厭。一路上,汗水喜歡掉到我的睫毛上,後腦勺的馬尾則總隨意掙脫橡皮筋。偶爾,同學們會與我擦身而過,對我點點頭,或是對我笑笑說“加油”。於是,我們又一起跑得更快了。不遠處,講師的身影漸漸變大,腦子裡只想著快些回到宿舍,一頭躺在舒服的床上睡覺。

我從來不是個喜歡運動的小孩,比起在外頭流汗,我情願安穩地坐在教室裡,提起鉛筆在筆記本的最後一頁塗塗寫寫。我愛寫字、寫詩,讓自己身處在自個兒創造的世界裡。教室裡的風扇總是轉得激烈,彷彿在為安靜的課堂增添一些有趣的聲音。講師總想著如何讓我們一班開口說話,而我們卻只愛聽講師的催眠曲,伴我們度過一個又一個短暫的課堂。那時候的我們實在太年輕,甚麼事都不懂,卻總愛裝懂。講師終究是善良且循循善誘的,給了我們很多無法輕易看得到的寶物。我們厭過和怨過,卻在臨別這一刻,心裡充滿不捨,也少不了那滿得泄出的感謝之情。

謝師宴上,我感覺到臨別。我們表演辛苦排練的歌曲,把籤上名字的衣服送給講師作紀念,表達含蓄真誠的謝意。最後的最後,同學們從講師手上亮著的蜡燭接過火光,我小心翼翼地與大家一起把火光傳給稚嫩的學弟學妹們。傳遞蜡燭上的火光,代表著傳承教育和希望的火光。

天空很亮,亮得我睜不開眼睛。我可以把從前的回憶看得清清楚楚,卻怎麼也看不清未來的故事。明年的今日,我將身在何處?

我不再是師範學院的學員,我不再在草場上吹風、在跑道那大口喘氣、在教室裡聽熟悉的聲音。

哦,對了,我應該是在不一樣的教室裡。我依然會在上課,只是已成了那個站在黑板前的人,對著面前的小瓜教課,且還頻頻地轉過身去在板上寫字,因為我已是為人師者。

從一間教室走了出去,再走進另一間教室;對了,這不是結束,而只是另一段故事的開始。





后记:

第一次把文章寄去投稿时,无奈获得退稿的函件。失望之余,决定厚着脸皮做修改后,再一次投稿。这一次,编辑回邮我说:“看你如此坚持,来文内容也可取,于是决议采用。”,当下的心情是很开心的。五年半的实训生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我就这样地毕业了。经历过的人、事、物,无论是好是坏都是给予我生命的成长。

在此,与巴都林当师范学院的PISMP BC JANUARI 2010共勉之。



Saturday, February 8, 2014

放慢脚步

0412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我,最怕在旅行的時候生病。

在異地並不如在家裡般方便,生病了可以躺在軟乎乎的床上休息;生病了有媽媽悉心的照顧;生病了躺著一整天都不會覺得可惜了時光。最讓人無奈得直想捶心肝的便是,搖搖欲墜的身體和恍惚的精神總會擾亂旅行的興致。想看得更遠更多的念頭依然強勁,只是力氣沒了,最可恨的就是那一句:心有餘而力不足。

那一次的峇株巴轄旅行,我在第二天就病倒了。傷風、發燒、頭痛、喉嚨痛、嘔吐、肚脹,老毛病通通纏上身,病得一塌糊塗。傍晚本想開開心心地去吃晚餐,吃不下還不打緊,更連跑廁所吐了好幾回。成天逼著吞進肚子的,除了白開水和藥丸,還是白開水和藥丸。連續兩個晚上,手腳乏力的我兩眼發呆,不住地盯著天花板。明明吃了藥,燒還是退不了,頭痛得離譜,每吞一次口水喉嚨變得更熾烈,還有那脹得令人呼吸困難的肚子,真是難受得不得了。

那兩個漫長的夜晚,我很懊惱和無助。其實,原已知道自己身體虛弱,天氣一熱或是喝少了水就容易病倒。可是,總免不了不甘心地納悶質問:在本應充滿歡樂的旅途中生病,難道身體就是要跟我作對嗎?

人生中發生的每一件事總有它的原因。從旅行中生病這件事,讓我想到:“這是不是在引導我,該放慢生活中倉促的腳步?在旅行中生病了,我依然去逛旅遊景點,只是走得比較慢;正因為走得慢,所以過程中就多了更多思考的空蕩。

一直以來,我個性急促,不習慣慢條斯理的做事方式。在“緩慢”和“快速”間,我一定選擇後者。每要完成一件事,潛意識中會讓自己趕緊決定,快點著手,儘快讓進度邁前,再來就要讓結果完美地呈現在眼前。每次設定一個目標,我會迫不及待地展開一切攻略,腦子裡看到的只是最終將成型的結果。看來,我似乎是個注重結果的人,在倉促中把事情完成,卻在享受成果的同時,把美麗的過程給遺漏。

好比每次的旅行,我總會事先計劃好行程,然後徹頭徹尾地跟著行程走。最常浮現在腦海裡的是:“時間不早了,我還得去下一個地方!”;而每每到達下一個地方後,我又開始思考下下一個地方。過程中,我很難集中精神在當下,卻反复地想起接下來該做的事,或該去的地方。此刻不禁懷疑:一趟的旅程結束,我所得到的滿足是“我總算走完應去的景點”,又或是“走在景點時的深刻體會”?

這趟旅程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石文丁漁村的情人橋。我拖著沉重的身體蹣跚步行,在漁村裡穿梭尋找情人橋時,看到許多木製的門、木製的窗、木製的地板……漁夫的屋子都由一片片的木板蓋成,每走一步就可聽到木板間碰擊的聲響。為了跟上同伴的腳步,我都嘗試儘量快走,可是,大半時間都走得很慢,邊走邊低頭從木板縫中看海水。

抵達情人橋時,我一手用紙巾擦拭鼻涕,另一隻手抓著相機拍照。情人橋是一座很長很長的橋。橋的兩邊沒有柵欄,每隔一段路都立著高高的燈柱。走在橋上,除了向前方延伸的橋身外,還真是一望無際。走著,流不停的鼻涕讓我感到疲累,最後索性一屁股坐在橋上。

坐下來後,反倒感受到放慢的節奏。我看見遠處連成一線的藍天和藍海,和那堅強屹立的燈塔;近處有飄蕩不定的小船,和那微微搖晃的人影。眼前層層波瀾的海水,伴著受傷風折磨著但心情意外舒暢的我。我在橋上觀賞海景良久,也讓海風吹了好久。那一刻,我體會並享受著觀賞美景的喜悅。累極了的身體,讓我無暇去思考下一個景點,只想繼續坐著。我甚至想像,自家附近若也有座這樣長長的橋,我在每天傍晚,會帶著一杯咖啡或果汁前去報到,伴著海水一起看日落。

旅行時生病的確難受,然而,這其實也是身體或是生命的設計,一個讓我體悟放慢腳步生活的機會。我想,放慢腳步旅行和放慢腳步生活是同樣的道理。現在,我常在日常生活中想起它,有意無意地讓自己學會慢慢走路、慢慢閒聊、慢慢吃東西、慢慢地寫字……甚至偶爾停下來,仔細看看周遭不起眼的風景。

我不禁感受到,“慢”這神秘的藝術是在教導我如何過生活,以讓心靈看得更多。





后记:

每每在稿件刊登后,我有对稿的习惯,就是把自己原本的文章和刊登后的文章来进行校对。借此查看自己在书写方面的语病。这一篇应该是被编辑改了最多语病的文章,不禁恍然,还是得多读读书,才能避免语病问题的发生啊。

其次,关于‘放慢脚步’这类事,说实在的,我还在学习中。虽有所体悟,但真正地在生活中放慢去做任何事,我想我还是得多加练习。想必,真的是性子急使然。



Monday, February 3, 2014

从体验到珍惜

121113 刊登于星洲副刊的星云版

映在白板上的一張圖片,裡頭是一位滿臉污垢的老工人,獨自坐在地上,手裡正拿著食物狼吞虎咽。他的雙眼緊閉,把口張得大大的,彷彿要把緊握的食物一口就吞下去。

我要教導學生看到老人的饑餓,知道工人的辛苦,發現老一輩的血淚;可是,學生看到圖片的反應卻是“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接著就是無法停止的響亮笑聲。當下的我驚訝極了。難道圖片裡的老人如此惹人發笑嗎?

我安撫著自己激動的心,也試著想安撫學生發笑的聲響。“老師很好奇,你們怎麼笑了?”他們還是一直笑。“你們實在不應該笑的。”他們漸漸地收起笑臉。“圖片裡的工人是為我們服務的一群人們。他們在生活裡是不可缺少的角色。”他們安靜了,瞪大著眼睛看向我。“我們身邊不起眼的人們,其實對我們來說都十分重要。就像如果沒有了工地工人,我們不會有雄偉的高樓大廈;如果沒有了清潔工人,我們成堆的垃圾就會發臭;如果沒有了割草工人,路邊和公園都會雜草叢生。”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只是看到他們似懂非懂的嘴巴正微張。

“你們知道學校裡的兩位清潔阿婆嗎?”學生的身子挺得更直了。“我知道!”“我每次都在廁所看到她們!”“她們會跟我講話!”我點點頭,接著說:“兩位阿婆每天都辛苦地為我們清理廁所……”話未說完,一位學生打斷我說:“老師,阿婆每次都在廁所罵我們。”下一位就說:“老師,阿婆根本不會辛苦,她們只是洗廁所和掃走廊。”再下一位則說:“老師,我每次看到她們只是走上走下。”聽著他們不停的埋怨,我心裡難受,心想:這些孩子到底怎麼了?

“你們曾打掃家裡的房間和廁所嗎?”“有!”“打掃房間和廁所會辛苦嗎?”“不會!”“那家裡有幾間房間和廁所呢?”學生用手指頭算了算。“打掃一間房間和一間廁所或許不會辛苦,但你們有想過打掃七、八十間房間和十多間廁所的辛苦嗎?”我繼續說:“我們的學校很大,有很多的課室和廁所,而我們就只有兩位年老的清潔阿婆。難道,她們要打掃這麼大的地方不辛苦嗎?”很多學生點了點頭。“老師不怪你們無法理解阿婆的辛苦,因為我們都不曾跟阿婆一起打掃學校。如果哪天有空,你們試著跟著阿婆幫她們打掃,到時再跟老師分享感受吧!”

我環顧每一位學生的臉龐,眨了眨眼睛,清了清喉嚨說:“千萬不要對不清楚的事隨便下定論,凡事用心親自體驗,才能體會最真實的感受。”

小時候,我也跟學生一樣,有很多不懂的事卻裝著很懂。不懂滿桌佳餚背後的母愛,不懂父親身上黑油味背後的辛勞,不懂老師滿嘴叨唸背後的期望;所以,總對母親的佳餚挑三揀四,對父親怪異的味道掩鼻皺眉,對老師的叮嚀充耳不聞。年少無知的狂妄和先入為主的歪念,讓我錯失了“珍惜”兩個字,錯過珍惜身邊的人、事、物。

別說是學生或孩子了,就連成人都有這毛病,不然,為甚麼社會上存在著許多誤會呢?誤會因不懂而產生,而誤會因理解而釋然。眼前這些天真純潔如一匹白布的孩子,他們還有很多的不懂,所以對世上有很多的誤會。我真心希望,一席之言可以讓他們永記心底,待到適當的時機,從體驗中理解這小小的生活道理,早些學會“珍惜”。